广东粤语音乐联盟

同行服,粉丝爱,为什么刘德华能积累这么好的人脉?

淘漉音乐2019-03-13 15:47:46


电影《侠盗联盟》即将于8月11日上映,导演冯德伦在微博上突然发了博文《原来一夜白发是真的》,讲了电影开拍前的一段惊心往事:离开拍还有一个月,原定的男主角无法进组,剧组不得不四处寻找新主演,有的档期不合,有的乘危开高价。冯德伦一夜白头。

 

离开拍仅剩十天的时候,一位“在这情况下不太可能找到的巨星”,闻听剧组面临的情况,协调了自己的档期,答应出演,而且没有增加片酬,而且,亲身上阵,拍摄高危的镜头。

 

身为巨星而且能够临危施以援手,还能是谁呢?刘德华。

 


他之所以能够有今天的成就,首先是因为勤劳敬业,三十多年来,参演电影超过140部,仅仅1989到1992年,三年时间出演的电影就有四十部。香港人称他为“牛华”,查小欣不相信他会有女朋友,因为他大年初二都在开会,他自己说“我没有退休的概念”。

 

更因为,他是一个几乎毫无黑点的“完美先生”,类似于为《侠盗联盟》救场这种事,在他身上发生过无数次。这件近在眼前的事,非常具体地说明,他何以成为他,何以有今天。

 

他善待同行。

 


1990年代,导演陈果刚刚开始拍电影,欠缺资金,他给陈果投资,拍摄电影《香港制造》和《去年的烟花特别多》,那两部电影,说明了他作为电影人的识别力。专业上的识别力,是更大的善良和更高层次的勤劳。这两部电影也给了他回报,不但得奖无数,直到现在,他每年还能收到这两部电影的版权费若干。

后来,他投资了宁浩电影《疯狂的石头》和许鞍华电影《桃姐》,两笔有风险的投资,最终成了两段佳话,是意外,也不意外。而《桃姐》,在第31届香港电影金像奖获得最佳电影、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五项大奖,成为最大赢家。而电影的投资人兼主演刘德华,击败刘青云、姜文等强劲对手,获得最佳男主角奖,刘德华坦言有点意外,并笑称这个奖大概是为了奖励自己“对香港电影的贡献”。

 

他知恩图报。

 


1982年,刘德华为无线拍《猎鹰》,和叶德娴合作。那时的刘德华,演技非常稚嫩,经常遭遇所谓“直言”,比如黄秋生的“花瓶”评定,还有周润发那句著名的“你哪里来的台湾市场?”叶德娴则真诚地指出他的优点或者缺点,指点他该怎么演戏。

1985年,叶德娴又一次和刘德华在《法外情》中合作,她扮演妓女刘惠兰,刘德华扮演她失散的儿子,在她失手杀死残虐的恩客之后,为她辩护,使她最终被无罪释放。这部电影引起巨大轰动,因此,后来又有了《法内情》、《法内情大结局》,都由她和刘德华合作。

 

几次合作,培育出深厚情谊,刘德华索性把她认作干妈。某次,香港电台请叶德娴为获得最佳男歌手奖的刘德华颁奖,刘德华喊她“阿妈”;为刘德华的演唱会当嘉宾,她和刘德华合唱《赤子》,唱完,刘德华紧紧地拥抱着她,向所有的歌迷说:“她不是我的嘉宾,因为她和我是一家人。”

 

导演许鞍华筹拍《桃姐》时,筹不到钱,最后只好找到刘德华,刘德华应下,因为感念许鞍华当年对自己的提拔,另一层原因,或许是因为计划中的主演是叶德娴,甘国亮说:“明知这部戏的焦点不在自己身上都肯拍。”



叶德娴威尼斯获奖后,正逢刘德华生日,她打算将威尼斯影后奖杯送给刘德华作为生日礼物,刘德华说:“我过过瘾,保留奖座48小时便还给妈妈。”生日聚会前,刘德华在网上叫粉丝送花给叶德娴,结果现场一片花海。

 

这些细节,可以看做对同行的善意,但他又不止对同行有善意。他把自己的粉丝称为“家人”,遇到大事小情,第一时间上官网向“家人”汇报。因为考虑到粉丝里有学生,特意推出80元一张的演唱会门票,因为有呼和浩特的粉丝写信给他,说自己没钱去外地,他把2007年巡回演唱会的首站放在呼和浩特。

 

2004年,刘德华在甘南拍《天下无贼》,和剧组一起住在一个简陋的宾馆里,宾馆名字被当地媒体曝光,刘德华所住的房间也被细细标注出来,有一个男性私生饭看到报道,连夜赶到那里去,趁着宾馆服务员换床单,侧身溜进刘德华的房间,并躺在床下,静待刘德华归来,结果刘德华那天拍戏到深夜,该粉丝等得太久,在床下睡着,鼾声震天,将刘德华吓住,唤来保安,把粉丝生擒。但刘德华还是以礼待之,和粉丝合影留念,还体面地把他送走。



他甚至愿意献出自己,为了让一群人获得善待。

 

2006年,他公开乙肝病毒携带者身份,担任乙肝防治宣传大使,填词和演唱了公益歌《心肝宝贝》。其实,中国有庞大的乙肝人群,明星的患病比例,甚至高于常人。

 

八十年代,许多TVB演员之所以转向电影,一个直接的原因是,拍电视起居不定,异常劳累,导致好多人的肝脏出现状况。而内地明星中,也有不少是乙肝携带者或者患者。但正如苏珊·桑塔格在《疾病的隐喻》说的:“疾病被当做修辞手法或者隐喻加以使用”,疾病在损害人的身体的同时,也会损害一个人的形象,尤其这个人还是明星,所以,明星常常把疾病当做比绯闻和丑闻更大的隐私。

 

但刘德华却云淡风轻地公开疾病身份,为患者代言,并坦然接受媒体采访,消除大众的恐惧心理,为患者提供保养心得,给他们打了强心针。

 

他有点像他在《失孤》中扮演的雷泽宽,“只有在路上,才觉得对得起自己的儿子”,寻找不只是为了寻找,而是对另一个人痛苦的响应,寻找也不是慰藉,是永不停歇的自我鞭挞,是西西弗斯式的滚石上山,因为,只要稍做停歇,另一个人的痛苦,似乎就没有了被接受的可能。

 

他一直试图设身处地,试图接受广大人群的痛苦。这是圣徒所为。

 


他是怎样变成这样一个人的?这些行动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动力?他真正的信仰是什么?这是我最想知道的,但媒体从不会深究,他也从不自剖,我们因此无缘得知。

 

在《侠盗联盟》里,他扮演的是个亦正亦邪的角色:侠盗张丹。这位侠盗,和同伴杨祐宁及舒淇,纵横欧洲大陆,从戛纳到布拉格,寻找宝物,完成自己的计划。而法国警察让·雷诺,和他貌似敌人,实则惺惺相惜,一心要让他脱离盗贼生涯。

 

电影上映前,新浪采访他,他谈及自己在电影中和让·雷诺的关系时这样说:他很欣赏我,我也很欣赏他,但是我们的身份不一样,他是警察,我是贼。他也希望我变成好人,我也希望因为他的压力我会变为一个好人。整个戏是一个部非常浪漫主义的电影。

 

浪漫的不只是电影。他扮演了那么多的正角反角,出演了那么多浪漫主义的电影,但他所有的举动,都是在做一件事:做圣徒。他做的所有事,其实都是同一件事,而且是最浪漫的事,在这个恶意充盈的世界上,身体力行地做一个好人。

 

而他也得到了最好的回报。

 

和他同时代的五虎将九龙女们,资质好过他的不是没有,但他们或者丢弃了本行,或者健康出了问题,或者精神出了问题,或者感情出了问题。

 

他始终正大端庄,并且时时给别人以帮助,最终,不但身体健康,事业顺风顺水,知交遍天下,成为几代人心目中的男神,更获得了别人所没有的幸福感。

 


刘德华出过两本自传。 一本是1991年,由台湾希代书版公司出版的自传小说《浓情爱不完》,另一本是由香港时报出版公司在1995年出版的自传《我是这样长大的》(内地版则由学林出版社推出),两本书的字里行间,都可以看出他对家的渴望。

 

公开场合,也经常看到他表露心声,比如宣传《见龙卸甲》时说的:“累了的时候,希望能停下来喘口气继续上路,希望能在最合适的时候组建自己的家庭,做人家的丈夫做人家的爸爸,像普通家庭的成员一样,做一个好丈夫,当一个好爸爸,尽自己的责任。” 

 

他不用担心,不用怕,全天下曾经在他那里得到过帮助的人,都是他的家人。

 

这真是这个时代,最浪漫的一则故事。


— END —



点击原文阅读,跟着龚琳娜学唱歌。

Copyright © 广东粤语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