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粤语音乐联盟

年少始听张学友,听懂已近不惑年

梁松清2020-03-25 16:58:23




早在1984年,香港某航空公司的一位名为张学友的小职员怀着对音乐事业的无比热爱,参加了“全港十八区业余歌唱大赛”,并最终凭借一曲《大地恩情》在一万多名参赛者中突围而出夺得冠军,继而签约宝丽金唱片公司,并于1985年推出第一张粤语专辑《Smile》,距今已经三十又一年了。


如今,张学友已然成为香港流行乐坛的歌神、长青树,他的海量歌曲伴随着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在人群中传唱,成为几代人的青春忆记和心中的经典。

张学友的歌路太广,对于这样一位全能型选手,妄图以寥寥数词对其作出定位是艰难的,他这三十一年交出的成绩单也是洋洋洒洒汗牛充栋的,或许,从一个感性的角度,从那些念念不忘的歌曲中,感受学友的同时也感受我们自己,也算一个“有你有我”的角度吧。

于我而言,听学友的年纪很早,可以追溯到小学时期,就从1990年说起吧。

那一年,我念小学三年级。

那是香港流行乐坛的辉煌时代,张学友、刘德华、黎明、郭富城组成的“四大天王”支撑起大半江山。四大天王,本是佛教用语,俗称“四大金刚”,是佛教二十诸天中的四位天神。这个以佛教用语命名的非正式组合,却远比组合更能撩动人心,分属不同演艺公司的四个人因为这一概念而集结在一起,这种策略几乎一网打尽所有歌迷的芳心。因为无论你喜欢哪一款,总可以从中找到你的心头好。


当时,四大天王中,我迷恋的是黎明,这个外表俊朗眼神冷酷的家伙,情深款款地唱着“行近,我又怕惊动你,我又怕心难死……”,听得我都流泪了。

那时我还不懂欣赏学友,觉得这个男人怎么那么丑,又老气横秋,虽然歌唱得动人心弦。这就是一个小女孩眼中的实力派歌手。

可是,四大天王中,也只有张学友,是当之无愧的实力派,其他三位,充其量只是偶像派明星。歌手是职业,拼的是专业;明星是造势,讲的是策略。

实力派和偶像派的区别在于,偶像派的歌唱水准飘忽不定,歌曲是否好听,要看曲谱得怎样词填得怎样,明星临场发挥得怎样;而实力派则不一样,张学友更是实力派中的航空母舰。这么说吧,无论多烂的歌,到了学友那里,都可以成为经典。也就是说,是学友造就了曲曲经典,这跟影帝梁家辉无论接了多烂的戏,也能成就精湛的表演有异曲同工之处。

纵然你的偶像不是张学友,你都无法抗拒他的魅力。因为,即便不懂乐理的我们,只是业余爱好者的我们,年纪那么幼小的我们,都听得出来,并不得不承认,在唱功上,学友甩出了我们的偶像几十条街。噢,这在当时,是多么痛彻的领悟!

他那把嗓音,太具标志性以及标识化,完全可以冠以“学友式”的,这种在字正腔圆之中带有一种腔调、有人称之为“哭腔”的唱法确实很大限度地把情感的深度和厚度传递了出来。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那时候的香港乐坛可真辉煌呀,而那些年,也是学友的丰收年。经典歌曲层出不穷,多少颁奖典礼黄袍加身,赞誉归来,从1991年开始,《一颗不变心》、《真情流露》、《还是觉得你最好》、《你是我今生唯一传奇》、《等你等到我心痛》、《吻别》、《情网》、《只想一生跟你走》、《旧情绵绵》、《祝福》、《来来回回》、《只有你不知道》《离开以后》、《一千个伤心的理由》、《我等到花儿也谢了》、《你的名字我的姓氏》、《慢慢》、《忘记你我做不到》、《不老的传说》、《爱是永恒》、《原来只要共你活一天》、《想和你去吹吹风》、《爱你痛到不知痛》、《和好不如初》、《寂寞的男人》、《我应该》、《有个人》、《她来听我的演唱会》、《有个人》、《心如刀割》、《你最珍贵》、《他在那里》、《咖啡》、《我得你》、《该不该》……

这长长的歌单列得,让人觉得没有尽头。

就这样,学友的歌声走进我们的生活,陪伴着我们,一天一天,一年一年。无论你处于什么样的年纪,什么样的恋爱状态,什么样的心情,你都可以从学友的歌声中找到体贴入微,在单曲循环中,你释放了自己。


当年的我们,翩翩少年、娉婷少女在虚拟想象的爱恋中,在梦中希冀“一起披上星光,海边跟你静躺”;在心里无数次对那个人说“可否跟我一起,每一天看晨曦”。


还记得风靡一时的毕业纪念册么,也就是同学录,每一页,都配上了当时的流行歌曲,我们那么执着地希望,我们暗恋的那个人,把笔迹留在同学录的扉页上,因为那一页,唱词是《只想一生跟你走》:

共你有过最美的邂逅

共你有过一些风雨忧愁

共你醉过痛过的最后

但我发觉想你不能没有

……

你知道,我这一生,只想跟你走么?

年少的我们,可能因为一个转身的微笑、一个手势、一个似懂非懂的眼神,就爱上一个人,从此梦里梦外,都是这个人的影子,听过的所有的歌,都在这个人身上生了根,发了芽,就心心念念地等待长大的那一天。

可是,一转身,却各自各天涯。


只能在毕业告别会上或是周年聚会上无限惆怅地借《祝福》表深情:

不要问

不要说

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一刻

偎着烛光

让我们静静地度过

莫回首

莫回头

当我唱起这首歌

怕只怕

泪水轻轻地滑落

愿心中

永远留着我的笑容

伴你走过每一个春夏秋冬

……

在歌声中,你知道,我对昨日旧时光的多么的不舍,可是,我们总归要向前走,一路向前走,别回头。

这首歌对情感中正典雅的拿捏颇有《诗经·国风》的袅袅回响,正是“乐而不淫,哀而不伤”。


你知道,我这一生,只想跟你走么?

可是,等那一天真的到来,你发觉,兜兜转转之间,你听过的所有的歌,主角已经不再是他。你这一生,想跟着走的,也不再是他。

走过青葱年代,历经几许繁华沧桑,浮沉世事,或许,你才真正听懂这首歌,读懂这句话:

你知道,我这一生,只想跟你走么?

1993年,《等你等到我心痛》风靡一时,这首歌的前奏,已然决定了它的经典。清脆的口哨声伴着高音区的电子琴声,空灵,澄澈,直到如今,我都喜欢闭着眼睛把这段前奏反复听上千百遍:

在这美丽的夜里

等你等到我心碎

怎么不见旧爱侣

问问为何我空虚

……

让我继续等下去

等你等到我心碎

星星今晚伴我醉

就像同情我空虚

……

这首歌所传递的成人间的爱恋在当年被年幼的我们置换成“和羞走”的青涩恋情,却毫无违和感,在学友的歌声中,我们未曾长大,已然苍老。可是,这苍老却带着一股天真,教人不禁莞尔。

1997年,学友时年36岁,他担任艺术总监并领衔主演了现代音乐剧《雪狼湖》,该剧在香港连续上演42场,场场爆满。该音乐剧甚至被评论为是迄今为止最优秀的港产音乐剧。2005年,张学友把雪狼湖改编成国语版,并展开了大陆巡回演出,途径中国各大城市,反响强烈。加上1997年的42场演出,场次合计达到了103场。

2005年1月22日,《雪狼湖》巡演到广州,在广州体育中心的小场馆里,我终于近距离见到了张学友。已经无词可以表达内心的激动,只能是perfect,perfect,perfect。

《雪狼湖》在香港本地取得了双白金的销量,而我认为,同名专辑可谓学友专辑中的最经典,其中几首歌曲《原来只要共你活一天》、《不老的传说》、《爱是永恒》,无论从歌词的内容还是旋律还是歌者的功力,都可谓登峰造极。

如果天意要俗世消失这个故事

就让大海失意陆地伤心飘移

放弃每日再开始!

如果世界会尚有真心真意故事

就在我目光内

滴下泪的当儿告诉你

你已看到一次!

原来只要共你活一天

凡尘里一切可以别挂念

原来海角天际亦会变

原来生过死过深爱亦无变!

……


流传在月夜那故事

当中的主角极漂亮

如神话活在这世上

为世间不朽的爱轻轻唱

……

36岁的学友,嗓音依旧那么的好,并且摆脱了年轻的毛躁,笃定中透着深情,虽然不再那么原生态,可是技巧化地具有圆融深邃的穿透力,原来,有些声音,甚至不需要内容,就可以直接抵达人心。


闭起的眼中

无论重又重

仍是见着你面容

在我心湖中

这份爱永远都存在

共你同在无尽永恒中

有着我便有着你

真爱是永不死

穿过喜和悲

跨过生和死

……

1999年,这一年,张学友38岁,即将迈入不惑之年的他在《有个人》专辑中,唱了《寂寞的男人》:

繁忙的工作

加一把劲来过渡

无聊的交际

只管把笑容制造

 

回家打开一副电脑

模拟找到模拟倾诉

模拟很好

……

想必唱出了诸多男人的心声。


或许,如爱情是文学永恒的主题一样,爱情,也是伴随我们终极一生的永恒主题吧。当学友2001年的专辑《天下第一流》里,用一曲《地下情》中唱出了情感的复杂和纠缠,你是否有共鸣?



度过了浪漫片段
回到了平凡家园
无奈地重头打算
尽了责任你身边
却想她再见一面
心思一转难复原
日以继夜学冷静
何以却仍然失眠
其实愿从来不变
但你永未像她般
了解到我每一面
甘心依靠我身边
……

2002年,张学友出了专辑《他在那里》,里面有一首歌,是被坊间忽略而我极为喜欢的,那便是《我得你》:


得你一个不要花火

无需经历从未遗憾过

冒险生活从未适合我

得你得我若无其事渡过

难得的是你不讨厌我

在从前学校相识你然后有初恋

到现在我更喜欢你未试过失恋

若果祝英台早知这样容易去相恋

或者会很悔恨殉爱不划算

……

这种心心相印、两小无猜是学友和太太罗美薇感情生活的真实写照。这种悠然自得、超然淡泊是人间中至味,极平淡又极绚烂,学友做到了。


瞬间就想起了,学友2004年的“活出生命”(Live The Life)演唱会,那是2004年10月5日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新翼所举行的一场慈善演唱会,演唱会只公演一场,全场爆满,所得收入全部捐献于慈善事业。

这一场演唱会,让人印象深刻。学友在演唱会中翻唱了来自澳洲,台湾,香港的流行音乐,只有到加唱部分才回归到演唱自己原唱的歌曲,所以,他的视野是广阔的、他并没有突出自己,虽然他已然站得很高,他用一场演唱会,用自己的声音,致敬了心中的好音乐。

全程拿着苹果边吃边唱的学友还原了他在录音棚的习惯,也还原了一个生活里的可爱学友,是的,这时候,歌神让我们看到了他烟火气的一面。你知道当一个人被封为“神”后,他的双脚依然可以稳稳地伫立在地面,是多么可贵的品质和高贵的理性吗?而这一点,我想学友做到了。

这一年,学友43岁。

这一年,我研究生一年级。

那时的我,刚从宁静而恬然的海滨城市汕头转战繁华广州,我以为我将会面对无尽的浮躁与喧嚣,实际上并非如此,轻松自由的学术氛围,师生、同学之间友好的学术探讨、良性互动,这真是我理想中的读书好时光。我觉得,他在整场演唱会中表现出来的悠然自得,像极了那时的我自己。

2011年,学友50岁,走过二分之一世纪。这一年,学友在全球50多个城市巡演他的“1/2世纪演唱会”,与歌迷分享他的天命知年。翻看这场演唱会的歌单,从《花花公子》始,自《祝福》终,中间自然少不了《你是我今生唯一传奇》、《你的名字我的姓氏》、《如果爱》、《我应该》、《我真的受伤了》、《李香兰》、《回头太难》、《一路上有你》、《心如刀割》、《忘记你我做不到》、《一千个伤心的理由》等经典曲目,饶有意味的是,《只想一生跟你走》放在《祝福》之前,如果,祝福是最后的谢幕,那么《只想一生跟你走》就是真正的终曲。

原来,学友唱尽半生,也不过在反复吟唱:

只想一生跟你走

你知道,我这一生,只想跟你走么?

……

别再诉说我俩早已分手

像你教我伤心依然未够

但你没带走 梦里的所有

让你走 为何让你看不透

但求你未淡忘 往日旧情

我愿默然带着泪流

很想一生跟你走

就算天边海角 多少改变

一生只有 风中追究

不想孤单的逗留

但求你未淡忘 往日旧情

我愿默然带着泪流

很想一生跟你走

在我心中的你 思海的你

今生不可不能没有

……


2016年,张学友55岁。

这一年,张学友开始了“A CLASSIC  TOUR 学友·经典” 世界巡回演唱会。

颇为值得玩味的是,一首来自二十年前,也就是1996年《忘记你我做不到》专辑的歌曲——《慢慢》,拉开演唱会的帷幕:

心 慢慢疼 慢慢冷

慢慢等不到爱人

付出一生 收回几成

情 不能分 不能恨

不能太轻易信任

真爱一回 尽是伤痕

泪 慢慢流 慢慢收

慢慢变成了朋友

寂寞的夜 独自承受

爱 不能久 不能够

不能太容易拥有

伤人的爱 不堪回首

慢慢慢慢没有感觉

慢慢慢慢我被忽略

你何忍看我憔悴

没有一点点安慰

慢慢慢慢心变成铁

慢慢慢慢我被拒绝

你何忍远走高飞

要我如何收拾这爱的残缺

或许,在走过经历过世事浮沉、走过岁月沧桑的人听来,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吧。

年轻的时候,执着的,坚持的,到最后,也不过一场空;反而不经意间,拾获的,温暖一生。

有多少有意栽花花不开,便有多少无心插柳柳成荫。

张学友一如既往,唱着那些伴随着我们数十年的情歌,这些情歌呀,唱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爱情。那么,到头来,只有什么是永恒的呢?

这场演唱会,依然有《只想一生跟你走》:

就算天边海角 多少改变

一生只有 风中追究

不想孤单的逗留

但求你未淡忘 往日旧情

我愿默然带着泪流

很想一生跟你走

在我心中的你 思海的你

今生不可不能没有

……

听了这么多年这首歌,当熟悉的旋律再次萦绕,我醍醐灌顶般幡然了悟:其实,这个“你”,指的,不就是自己的内心么?当世事风云变幻,我们能把握到的,不过自己的心,仅此而已。

这些年,学友从容地经历爱情长跑,结婚,生子,宣布不再拿奖,做起自己喜欢的音乐剧《雪狼湖》,还有《如果 爱》,在四十岁的坎上拍电影《男人四十》,在五十岁的时候巡回“二分之一世纪演唱会”,在五十五岁的时候巡回“A CLASSIC  TOUR 学友·经典”演唱会,他跟随的,也不过自己的内心。或许,这便是张学友用行动和歌声,告诉我们什么叫随心而行,成就人生风景。

致敬永远留在我心间的学友,用余生继续喜欢你。




敬请关注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敬请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一个真诚地分享生活的体验、觉知和领悟的公众号。




Copyright © 广东粤语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