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粤语音乐联盟

阅读 我这个连张学友现场外围都没去的人,只好写点其它的好看的料了

我们大武汉2020-10-16 14:06:21

01.

◆◆◆

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却能赚回一年温饱的黄牛、开唱许久之后没票却还不甘心离开的人们、还有即便不去到现场也能想象得到的全场大合唱……这些所有一个顶级,哦不,应该说是神级,这些所有一个神级歌手的演唱会应该出现的场景,肯定会一个不落的出现在昨天的光谷。因为,昨天张学友在光谷开唱了。而我,却居然淡定的在家里开着空调码字。

 

为什么会说“居然”?因为我看过以前每次张学友在武汉的演出(包括05年的《雪狼湖》)、有张学友的签名、有跟张学友的合照,没错,我是张学友的资深歌迷。

在放出武汉站演唱会的消息的时候,就有朋友问我,去吗?

我说,可能吧。

朋友很惊讶,说,可能?

我说,嗯,年纪大了,怕冷……

 

我没去看演唱会,甚至从公司回家的方向与去光谷的方向都是相反的,那么非得跟风写点什么来完成任务的话,能写点什么呢?就写写仅仅只存在于脑子里的,已经死掉了的那些逝去日子吧……说不定许久以后,当后人研究我们现在这个时代的时候,在众多网红文里突然发现2016年的这篇文章,与那些妖艳的货色完全不一样,简直是网络文学里的一股清泉,于是文章被冠以“史料”的头衔,我就这样名垂青史了呢。


 02.

◆◆◆


在上世纪90年代那个没有网络、没有手机,只有部分先富起来的人才有BP机的世界(不知道BP机是何物的小朋友们请去问度娘),每周二下午电视台还全部都休息,大家的资讯途径已经如此贫乏了,电视台居然还休息……而且还是特么的全部都休息!有考虑过不像现在的小朋友有这么多兴趣班可以去打发时间的无聊的我的感受吗?(我知道这句有点长,看惯了小短句网红文的人,可能超出了你们的理解能力范围,那么就多看几遍吧,实在看不懂,那就……好吧,脑子是个好东西,但不是每个人都有。)

 

在众多休息时,只会出现以下这个画面,并伴随着令人浮想联翩的“哔”声的电视台中。

幸而,总有那么一两个稍微照顾点观众感受的电视台,放出的不是“哔”声,而是歌声!在刚刚走过“太阳当空照”,还处在“让我们荡起双桨”阶段的我听来,这些叽里呱啦完全听不懂的鸟语歌——简直特么的太好听了!

于是在后来的很多个周二放学回家的下午,我习惯开着定格画面的电视,一边听歌一边跟着哼唱,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无聊了!就这样打下了扎实的粤语发音基础,唱粤语歌标准得就像广东人一样。老张自然是歌者里的佼佼者,这样仅仅只是闻声反而让歌曲显得更加动听。

 

后来我知道了老张是香港四大天王之一,是这四个人里最会唱歌的;知道了宝丽金,这家唱片公司在当时几乎囊括了香港全部当红歌手,好是威风;知道了还有一些唱歌同样好听,而且更有性格的前辈艺人,比如:张国荣;还知道了我们的宝岛台湾也有很多好听的歌和唱歌很棒的歌手,并且他们跟我们一样是唱国语的。至于英文歌、日文歌、西班牙语歌什么的,我就不显摆了,毕竟逼格不是想有就能有的,就不多说了……

不论现在的我对老张是否还像正值青春年少时那般的迷恋,但老张带我走进了流行音乐这扇门,这个开窍之恩此生不会忘。


03.

◆◆◆


之后上初中、上高中,电台广播是我整个青春期的背景音乐。上下学的路上、午休时、晚上做作业时、包括睡觉前,耳朵里一定是塞着耳机的。我这个“中华曲库”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炼成的。

说一个不怕人笑话的事儿,那时我还会经常给喜欢的电台主持人写信,如果听到主持人好听的声音念出自己的信,那种感觉就像第一次喜欢一个人,想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但又好像怕任何一个其他的人知道那样。

 

这时就再也不是傻傻的盯着定格的电视画面听歌了,听广播成了我获取音乐的主要途径。很喜欢很想买的,会省吃俭用的节约下平时的零花钱去买磁带,买回来翻来覆去的听,手里拿着歌词单跟着学、跟着唱。这其中老张的磁带自然是不在少数。

同学之间也会互相借磁带来听,这样能节约一点花销。实在没那么多钱买磁带怎么办?在我的旧物件里,有一些录音磁带,多是从广播里录的一些歌,这样的录音磁带比歌曲拼盘磁带的水准,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哟。


 04.

◆◆◆


买磁带的回数多了,相熟的音像店老板了解了我的喜好,如果有我喜欢的歌手发新专辑,都会多要一张海报拿回来送给我。这样的店老板简直是全天下最可爱的店老板!

读大学时,偶尔还是会去这家音像店逛逛,老板见了我第一句话总是问,怎么样?还喜欢张学友吗?我就会有点不好意思的点点头,继续看看有没有喜欢的CD。哦,对了,这时候CD已经代替磁带成为主流的音像制品了。生产力在发展,时代在进步,总是会有更好用、更优秀的新事物代替旧事物的,比如CD不会像磁带那样不容易保存。但我总记得曾经有一个姐姐对我说过的她的感受,她说,还是更喜欢听磁带的音质,感觉磁带的音质比较暖;不像CD的音质给人的感觉,就像现在的人们之间总是这么的冷漠疏离。

 

工作之后还去过这家音像店一两次,再后来有一次经过那,发现店子不在了……门面变成了别的营生。当时,我站在店子对面,驻足凝望这个门面至少有3分钟,我知道就像青春留不住一样,很多伴随着青春成长的事物也往往是不能永久的。在眼泪快要掉下来之前,转身、离开了。


05.

◆◆◆

 

这个月初因为工作办点事,经过司门口,不禁发了一条朋友圈:


很久没来司门口了,与每天不一样的武汉大多数相比,司门口还是与上高中的时候差不太多。听到路边店里放着“岁月在听我们唱无怨无悔,在掌声里唱到自己流泪,嘿唱到自己流泪……”仿佛一切都没有变过。但越是有这样的唏嘘,越是说明每一个过去的时代都不仅仅只是过去了,而是死去了……现在的这个时空里,过去死得太快,日新月异的变化频率,对身心的损伤太过凛冽。何处,是归处呢?

 

无法回答自己问出的这个问题,那么就先收笔吧,絮絮叨叨的也写得够长了,足够交任务了。最后想坦白一个事情,没去看老张的演唱会不是因为怕冷,而是因为我移情别恋了,现在我喜欢TFboy了(害羞脸)。四叶草抱紧我!呵呵呵~


◆◆◆

作者:寂小清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微信公众号[我们大武汉]


Copyright © 广东粤语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