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粤语音乐联盟

十年追星路,情迷张学友

京七环society2019-10-21 16:50:37



听《情已逝》是难追的情愫,听《情书》是绵绵的痴迷,听《爱火花》是热烈的悸动,听《回头太难》是遗憾的怅然,听《祝福》是恳切的愿景,听《这么近那么远》是拉扯的伤痛,听《李香兰》是愁上心头……

听张学友,是一生,一起,慢慢长路一起捱。风声,雨声,歌声,声声入耳,一入坑便再难舍弃了。




2016年

离10月21日还有两天。
两天后的北京乐视体育生态中心,我预想到我一定会泪流满面。在看台,和万千人一同高声呐喊着张学友的名字,挥舞着荧光棒,与他们一同合唱他的每一首歌,激动得涕泗横流、热泪盈眶。
那一晚一定是整晚整晚都睡不着觉的,即使睡得着也会梦见他:唱着那首我最爱的《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离10月20日只剩一天。
此刻的我,应该和去年一样,在酒店和一群歌迷凑在一堆。排着长队,拿着待签的CD等他,想握住他的手,看见他笑的脸,当然祈求一张合照的愿望也放在心里,虽然在内地很难实现。
老实说,我并不是一个追星族或者脑残粉,可是每次一见他都会开心得要死,想跳起来想欢呼。但,估计介于很多人的缘故,我应该会保持缄默,只是静静地等着看着就很知足。
 
昨天是10月18日,我妈妈的生日,她也喜欢学友,是我的启蒙。真得应该感谢她,把“张学友”这个名字和他的歌曲带进了我的生活。
这天歌迷群还有少量的求票转票,北京重庆广州,群友发了一张伴舞人员的合照,大家都说他们比以前看起来更专业更漂亮,想必是用了心的。
 
10月份,我既没有抢到台湾场,也没有抢到上海场明年三月的演唱会门票。
他的演唱会太稀奇、太难抢了,你能够去看北京的首场就很不错了。小伙伴这样安慰我。
我并不服气。
在大麦客户端上被“你的账户有风险,请稍后重试”的字样,摧毁了一切可能。
看不到上海,去不了梅奔终究于我而言是遗憾。
 
9月份,香港演唱会开票,在百度云里看完了张学友主演的《暗色天堂》,又把他的歌按照专辑和年代重温了一遍遍。
我并没有去抢香港红磡的门票,虽然知道这辈子一定要去看一场红馆,可是尚待确定的期末考让我放弃了这次机会。更多的,也许是我没有这么多钱吧,去支持自己从北京到香港千里迢迢看他。
拼命挣钱,看完张学友的演唱会,是我的梦想之一。虽然不知道他还会唱多久,可我愿意等他一直唱下去。
 
8月份,小伙伴说,这也许是学友最后一次巡演,我哭了出来。
其实很不舍得,在我出生的时候,正是张学友如日中天的年头。他的几张超级专辑都是出于那个风光无限的90年代,这些都是后来长辈给我口述的。
我还想追张学友十年,暗暗把这句话写在了心头。
 
7月,收到了北京站演唱会门票,第十排。
和表姐激动得不行,我们早早地规划好十月的演唱会计划,我们说我们都会哭。
哭,是肯定的,演唱会哭一点都不觉得羞耻。
也是在大麦发票的那天,朋友圈被刷屏,张学友生日会在香港香格里拉酒店召开得异常盛大,所有俱乐部会员都上台参与单独合影。湾湾姐和胡郭哥很幸运地上台和学友进行了互动,当时格外羡慕。
想入俱乐部,也想单合。问了很多人,都告诉我没有名额,也没有人会再退出了。
有些许遗憾,可是我愿意等。
 
6月份,五月份下单的演唱会门票可以选座了。
也是我一次接触这种机制,没有什么经验。偌大的座位表把我看的头大,在慌不择路中我选了118区的第10排,其实我一直以为自己是选的119区。
有些失望,但也无奈接受自己的蠢蛋。
当然,这依然得感谢大麦的朋友的一点建议,从抢票到选座,从始至终。
 
5月份,经历了两次抢票:北京场和重庆场。
这是严格意义上第一次大动干戈去抢票,很大程度是出于对市场的预估失误,总觉得会很快没票。
为此,专程跑到了望京一个网速极快的地方,还联系了两三个好友在自己的手机上帮忙抢票。
我是在17秒内完成付款的,也就是全国参与抢票速度排名第九的那个人。想想都是骄傲,以至于之后我有意无意地炫耀了很多次。朋友没抢到,我也没怪他们。
能够有票去看,就超级不错了。你要知道,张学友的粉丝可是成千上万啊。
 
3月和4月,听说学友要开演唱会,开心哭了,也暗自下定决心要攒钱了。
自2012年1/2演唱会以来,已经有四年之久了。
《暗色天堂》在香港上映了,学友和林嘉欣搭档,我们在群讨论了一会儿剧情和演技,然后就开始各自求资源,但谁也没有。一个朋友去了新加坡,刚刚分手的他在那儿看了暗色,好不洋气,当时只想把他拉黑。
 
新年,春晚又出现了刘德华,没有张学友。其实是希望看到他的,也明知道不会有他。
大年初一的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四大天王合体,登上了春晚的舞台,好不热闹。
时常在想,这辈子有没有可能看见他登上全中国最顶尖的舞台啊!

可是转念一想,他有罗美薇和子女,相比事业,家庭对他更重要吧。




2015年

15年5月,我大一下学期。
后知后觉错过了QQ音乐充绿钻送张学友门票的活动,一直以为是营销手段就没有放在心上了。
直到临近音乐会的前几周,才开始着急,四处求票。
 
或许真的该感谢命运,我加进了张学友北京歌迷会的qq群,从友迷的手上买到了音乐会门票。他没有哄抬票价,给了我一个不高的价格。为此,我专门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十号线,在他最近的地铁站和他完成了交易。
而后,因为朋友也要去,又陆陆续续找了关系,最后一行五人从燕郊到了奥体中心。
 

"Wake up dreaming 醒着做梦音乐会",2015年5月24日,他唱遍了新专辑的所有歌,也很难得的唱了一次《慢慢》。



结尾,他侧躺在一张椅子上,冷冷的光打在他身上,然后他就慢慢消失了,谢幕了。

这一晚,我没有睡着,这是我自己第一次没有和母亲一起听他的演唱会。
 
当然,也是第一次去酒店,带着专辑和问候,近距离看到了他,和他握了手。
也是第一次,认识了很多友迷朋友,从天南地北赶来北京听他音乐会的朋友。
这里,我想嗷嗷地哭了。
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干志同道合的人去追一个梦,真的是一件很酷的事,更酷的是我们追的是张学友啊。
 
湾湾,小桥,光光哥,俞堃哥,莲姐,燕子姐,仙仙姐,婷姐,七月姐,鹏哥,邱邱姐,苏帅姐,王彭哥……还有很多很多后来在友迷群认识的,比如胡邱姐,小如姐,小槑槑,大江,陆翔姐,陶子哥哥,Lily姐,曾欢喜,汕头哥哥……

友迷是一家人,这是我在和他们相处中最真切的体会。无论天涯海角,相互依偎,相互取暖,心里都装着同一个偶像——张学友。




2014年

14年高考毕业,我从淘宝上买了一堆张学友的黑胶唱片,给自己当毕业成人礼。

9月离开家去北京上大学,手机上最多的就是张学友的歌,KTV最爱唱的也是学友。
K歌时,每回必点《如果这都不算爱》和《遥远的她》;校园歌手的海选,我唱了一首《慢慢》;好朋友的生日,我唱了一首他翻唱的《天黑黑》。
 
那年12月,张学友出了一张新专辑《醒着做梦》。
一共10首歌,第一次听其实印象并不深,但后来每循环一次就爱得更深一些。
《用余生去爱》《我醒着做梦》《时间有泪》是最早听的,看了MV,满满的画面感。
 
但最后爱上的是略微调皮轻快的《你说的》和悲伤浓郁的《不错》。


当然,6月时,《神笔马良》的主题曲《童真年代》,在暑假那几个月也不知道反反复复循环了多少遍。

听的时候,全是童年最好的样子。




2008-2013年

这六年应该算是对张学友的喜欢到一种如痴如醉地步的时期吧。
周围人都爱周杰伦林俊杰张惠妹梁静茹,我却独爱着张学友张国荣陈淑桦陈百强。
 
或许从小就接触老歌比较多,CD和DVD机常放的也是上个世纪的歌,自然也就爱得多一点。
 
08年和母亲看了两场光年。
后来中考,也是那天,在临近的城市自贡,开车过去30分钟,学友那个晚上1/2世纪演唱会,我成功错过了。
犹记得在考试前一周数学老师还说:“下周六我要去自贡看张学友演唱会,你们好好考试,我就不来给你们送考了。”
当时只觉五味俱全。
 

那几年的几张专辑,大多是合集精选,或者演唱会,唯一的一张新专,我也都无一不落的买了。虽然大多数我只是屯着收藏,没有拆开。




2006-2007年

这两年应该是我爱上张学友的日子了吧。
 
认认真真的把一盘盘母亲收藏的磁带放进收音机。那时音质不好,不过声音真的是磁性极了,太好听了。
那个时候,我小学高年级,是广播台的负责人。刚刚有电脑,市面上出现了一种叫MP3的东西,我就去把他的歌下载到上面。
轮到周一我值班的时候,广播台放着的永远是张学友,或者绝大多数是张学友。
 
最多的是吻别,想和你再去吹吹风,她来听我的演唱会,一千个伤心的理由……
以至于我一出广播室,回班级的路上总会有好友调侃我今天又放了张学友啊?

我总是笑笑。


 

2005年以前

时间太久了,很多细节我也记不清楚了。或许用现在的话,是家庭的影响吧
 

我母亲的偶像就是张学友,她听了很多,也看了很多场演唱会。所以换在我身上,像血脉相连一样的吧,我也无法阻止爱上这个伟大的流行歌手,或者我们都尊称之的“歌神”——张学友吧。




半年的积蓄
买了门票一对

我想,为了听一场他的演唱会,哪怕一辈子无数个半年的积蓄花在他身上,我也义不容辞。

 

忘记你我做不到
不去天涯海角
在我身边就好

这是我的一个小小心愿,从始至终希望他能一直在我们身边围绕,只是听他唱歌就好。
 
时光荏苒,下一个十年,我依旧想做你的fans啊,张学友!
一辈子那么长,只想和你争朝夕。

你在聚光灯照耀着的台上,我在人潮涌动的观众席,只是一眼,便成了永恒。



-福利-


在公众号

回复“张学友
获取“张学友北京站候选歌单” 

(根据网传歌单总结)



Copyright © 广东粤语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