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粤语音乐联盟

“葛优躺”引发肖像侵权诉讼 葛优获赔7.5万!“表情包”的广泛使用给明星艺人带来的究竟是什么?聊聊“表情包”背后的那些事儿!

北京新闻2019-06-20 08:30:14


在当今社会,“表情包”已经成为解决当今社会人社交恐惧症之必备良药。然而,表情包却不是能随便乱用的。近日,曾经轰动表情界的“葛优躺”侵权案二审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侵权网站需赔偿7.5万元。 

 



演员葛优在电视剧《我爱我家》中饰演角色,其创作的将身体完全放松躺在沙发上的形象被网民称为“葛优躺”。2016年7月,艺龙网发布微博,共使用包括葛优为服装品牌代言及《我爱我家》剧照在内的7幅葛优图片18次,并配以文字等,内容多次直接使用“葛优躺”。


电视剧《我爱我家》剧照


事件回顾


2016年7月25日,艺龙网公司发布微博,文字内容包括直接使用“葛优躺”文字和在图片上标注文字,该微博共使用7幅葛优图片共18次。葛优认为该微博中提到“葛优”的名字,并非剧中人物名称,宣传内容为商业性使用,侵犯了其肖像权,遂将该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其赔礼道歉并予以赔偿。

 

此后,艺龙网公司于同年8月18日删除了上述微博。2016年12月7日,艺龙网公司未经葛优审核同意,在其微博发布致歉信,葛优认为该致歉信中艺龙网公司承认了侵权事实,但就此作出的致歉实为再次利用其进行商业宣传,致歉没有诚意。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涉案微博侵犯了葛优的肖像权,艺龙网公司应当承担法律责任,判令艺龙网公司在其运营的微博账号公开发布致歉声明并赔偿葛优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支出共7.5万元。

 

艺龙网主动道歉未获法院认可

 

判决后,艺龙网公司不服,诉至北京一中院。该公司认为,一审法院不应判决其在微博中赔礼道歉,且赔偿数额过高。

 

北京一中院经审理后认为,该案争议焦点为一审法院判决艺龙网公司在其微博中向葛优赔礼道歉是否适当,以及一审法院认定的赔偿数额是否过高。

 

关于一审法院判决艺龙网公司在其微博中向葛优赔礼道歉是否适当,法院认为,赔礼道歉行为既是道德责任,也是法律责任,作为民事法律责任承担方式,法律赋予了其强制性的力量;当赔礼道歉作为民事责任承担方式以法院判决的形式作出时,能够更有效地平息当事人之间的纷争,并对社会形成行为指引,其起到的社会效果、公示效果及法律效果与当事人在诉讼之外的道歉显然不同。

 

因此,艺龙网公司认为其诉讼之外的主动道歉等同于法院判决赔礼道歉的观点不能成立。另外,赔礼道歉作为民事责任承担方式的一种具有承认错误、表示歉意并请求对方谅解的功能,是对被侵权人内心伤害的一种填补,赔礼道歉的效果难以量化。

 

本案中,艺龙网公司确实发布了含有致歉内容的微博,但在葛优不认可该致歉微博且坚持要求法院判决赔礼道歉的情况下,法院认为,上述致歉微博不能达到相应的致歉效果。故在艺龙网公司确实侵犯了葛优肖像权的情形下,一审法院判决艺龙网公司在其微博上公开发布致歉声明并无不当。 

 


终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关于一审法院认定的赔偿数额是否过高,法院认为,关于经济损失部分,葛优作为著名演员具有较高的社会知名度,其肖像已具有一定商业化利用价值,艺龙网公司对葛优肖像权的侵害,必然导致葛优肖像中包含的经济性利益受损

 

一审法院综合考虑葛优的知名度、侵权微博的公开程度、艺龙网公司使用照片情况、主观过错程度以及可能造成的影响等因素,酌情确定艺龙网公司赔偿葛优经济损失的处理适当。

 

北京一中院终审认定艺龙网公司构成侵权,判决其赔偿葛优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7.5万元并赔礼道歉。

 

据此,北京一中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除了明星肖像表情包,

这些表情包也发不得!


2017年9月13日,新浪微博逐步下线其自带表情包中叼烟形象的“酷”表情。



北京市控烟协会负责人称,将吸烟行为等同于“酷”有诱导吸烟之嫌,建议腾讯撤除微信、QQ上的吸烟表情。


从叼着烟头变成了咬着一片绿叶


去年,因截取影片《二十二》中老人头像,制作表情包戏谑“慰安妇”,上海似颜绘科技有限公司被处以警告、罚款人民币1.5万元……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认为,表情包传播方不同,承担的法律责任亦不同。“对于制作方而言,生产的表情包如果侵犯了公共利益、违反《管理办法》的规定,应按情节轻重接受相应处罚。对于网络平台而言,应承担审查责任。对于网友而言,若使用者的传播造成了恶劣的影响,则会根据其造成的社会后果接受相应的处罚。

 

表情包该如何用?


“葛优躺”侵权案之所以引起关注,是因为这是一起表情包侵权典型案例,对于用户、对于企业、对于公众人物,都有借鉴意义。


最近几年,傅园慧的“我已经使了洪荒之力了”,《还珠格格》中尔康的招牌动作“伸手咆哮”,姚明等名人照片“移花接木”合成的表情包,张学友表情包等,成为了社交聊天时的热宠。


傅园慧“我已经使了洪荒之力了”


尔康的招牌动作“伸手咆哮”


暴走漫画版“囧脸”姚明


张学友不介意大家使用他的表情包


姚明多次在接受采访时回应:“我觉得我的图能够博大家一乐,也挺不错。”张学友也曾表示,请大家多多使用我的表情包。《还珠格格》中尔康的饰演者周杰也曾表示,“表情包”大家可以随便用。但是,当看到自己的表情包被丑化恶搞时,周杰也曾表示过不满。


  

对于表情包滥用,有的公众人物一笑了事,有的则非常重视肖像权。那么,因为表情包吃官司,艺龙网冤吗?据此前央视财经报道,中国政法大学比较法学研究院副教授、北京物权法研究会理事翟远见认为:


《民法通则》第100条规定:公民享有肖像权,未经本人同意,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使用公民的肖像。即便是影视作品,其人物肖像权也归明星所有。


不用肖像表情包营利

就没问题了吗?


对于商家而言,营利与否只是判断表情包侵权的一种方式。


除了依法正当使用肖像的行为外,凡是未经本人同意,擅自制作、使用、传播他人肖像的,原则上也属于侵犯他人肖像权行为。这里的肖像不仅指五官特征,同时还包括其身体特征。


对于表情包制作公司而言,不碰触真人肖像成为制作表情包的一道行规。虽然姚明、张学友都表示可以使用表情包,但原则上,凡是未经本人同意,也属于侵犯他人肖像权行为  

 

表情包里的大生意


虽然有人因表情包被黑的“体无完肤”,但也有人乐在其中。


表情包提高知名度


韩国演员崔成国扮演的角色“金馆长”,其哭笑不得的表情是最受欢迎的表情包之一。



崔成国在新浪开通微博发的第一条消息,就配上了“金馆长”的剧照,并向中国网友打招呼:“金馆长就是我,我就是~哈哈哈哈~”。而正是这个表情包使他在中国知名度大增,拥有不少粉丝,频频出席商业活动。 


邓超、鹿晗、Angelababy

表情包预览量达到千万级别

 

依托着微信高达6亿月活跃用户。微信明星表情包在第一季表情首周曝光量即达2亿,数据显示,第一季真人表情上线三个月,邓超、鹿晗、Angelababy三位明星的真人表情页面预览量都达到数千万。微信表情商店每天的访问人数超过2000万,每周更新日有超过1.4亿人访问。如果换算成社交广告,实现这样的目标至少要花1120万,这相当于为明星节省了巨额宣传费用。



黄子韬凭借表情包成功“洗白”


艺人们不光能从表情包中获益,而颇具争议的艺人,也可以通过它重树形象,甚至通过“自黑”的方式“洗白”、“圈粉”。黄子韬就像是拿着“狗带”的表情包,演出了一部励志反转剧(注:音同“Go die”,源于黄子韬EXO演唱会上的rap,其带有浓重山东口音而被嘲笑,后衍生出一系列狗带表情包)从被黑哭到自嘲,表情包在他的圈粉路上功不可没。



黄子韬的丛林表情包,虽然是电视台出资制作,间接宣传该档综艺的节目。但是很多表情包的设计,都是来源于黄子韬的个人想法。



张学友“食屎啦你”被做成手办:76元/个

 

去年,某玩具厂商将电影明星的表情包制作成人物胸像,这套港产映画胸像4款套装预订价352元港币,单个88港币(合人民币76元)。



四位被做成胸像的电影人物分别是《旺角卡门》里的乌蝇(张学友)、《龙争虎斗》里的李(李小龙)、《少林足球》强雄(谢贤)、《食神》梦遗大师(刘以达)。



而据商用表情包行业分析网站“表情包百科”(Emoji pedia)估算,全世界智能手机用户大约有20亿人,这些用户每天通过社交平台、聊天软件和手机短信发送出450亿条信息,其中60亿条包含了表情包符号。表情包应用规模之大,受关注程度之深,注定了其背后的商业价值不容小觑。

 


这些文章你可能也会喜欢:

  • 《舌尖3》带火“章丘铁锅” 传承人拒接海量订单倡议理性消费

  • 16年,他把指路做成了事业!“指路大王”谢亮离世,众人自发前来送别!

  • 冬奥首金!短道男子500米武大靖破世界纪录摘金!

  • 开工第一天同事“失踪了”?别慌,他可能只是被堵在了海南!

  • 吃辣椒的"副作用", 99%的人都不知道!吃辣的人注意了~ 

来源:BTV新闻、工人日报、每日经济新闻、央视财经、搜狐等。

表情包给明星带来的究竟是“利”大,还是“弊”大?欢迎您在评论区留言。

Copyright © 广东粤语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