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粤语音乐联盟

"夜来香"的人生比电影更传奇,张学友唱的《李香兰》就是她

一点也不八卦的show一点2020-05-15 06:49:43

又一个上世纪的传奇女星落幕了。


9月7日上午10点42分,日籍歌手山口淑子去世,享年94岁。


她还有一个大家更熟悉的名字——李香兰。


没错,就是张学友唱的那首《李香兰》里的那个李香兰。



如果你也没听过这首歌,那你一定知道这些——《夜来香》、《何日君再来》、《恨不相逢未嫁时》……这些都是她唱的。


如果你连这些歌都没听过,那……我们也不能愉快地聊天了。


她的身上,集中了一个时代的家仇国恨,比电影更精彩,比小说更传奇。


1 中国出生的日本姑娘


她的传奇故事,要从上世纪30年代说起,日本扶持溥仪在东三省成立傀儡政权,迁来大量移民。


山口淑子的祖父山口博酷爱汉学,仰慕中国文化,所以在1906年举家到中国东北。


1920年2月12日,山口淑子出生于奉天省抚顺。她的父亲山口文雄,在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所属的抚顺煤矿任职。


从小在中国长大的她,一口标准流利的京片子,看上去就像一个北京姑娘


1932年,因为父亲被怀疑“通敌”,全家迁居沈阳。在抚顺开往沈阳的火车上,她结识了一个同龄的俄罗斯犹太裔少女柳芭。


“柳芭像是神安排在我生活中的护身符。”李香兰曾经这样说。


确实是,柳芭引荐淑子拜苏联著名的歌剧演员波多列索夫夫人为师,走上了歌唱的道路。

1933年,她13岁,被父亲的义兄弟——沈阳银行经理李际春将军,收为义女,这时,她才有了中文名——李香兰。


她还是天津市长潘毓桂的义女,所以她还有个中文名叫潘淑华。她没公开身世,所以当时大家都以为她是中国人。


后来,她跟着养父住在北京,就在有名的劈柴胡同,齐白石是她的邻居。


但她的朋友都在上海,上流社会,文艺名流,音乐界有陈歌辛(作曲家陈钢的父亲),文学界有刘呐鸥,而最有名的自然是张爱玲。


两人有一张合影↓↓,被奉为经典,收录在张爱玲的《对照记》里。1943年,张爱玲在游园会里,遇到了她。


那么自恃甚高,偶尔还有点小刻薄的祖师奶奶,看到李香兰,也要“低到尘埃”了,迅速要求合影。

看似清高,其实张爱玲此时完全是小粉丝心态,她知道自己太高了,找人搬了张椅子来,“只好委屈她侍立一旁。”


2 一路走红的大明星


1937年,她17岁。


她参加了伪满的流行歌曲大赏赛,还拿了第一名,进入伪满洲国电影界,并成为头号女星。

流利的汉语、日语,令人惊艳的外貌,以及犹如当时好莱坞玉女红星狄安娜的欧洲声乐唱腔,就这样,李香兰火速红了。


她陆续演了一些替日军宣传,或者粉饰日本侵略战争的电影。例如在电影《支那之夜》中扮演中国姑娘,要死要活想嫁给日军↓↓。

后来,她在自传中称,对那些曾为军国主义服务、歧视中国人的电影而感到内疚。


1942年,22岁的她,到了上海。


她拍了电影《万世流芳》↓↓——这是讲林则徐禁烟的故事,她演的是诉说鸦片之害的卖糖少女凤姑,还唱了主题曲《卖糖歌》以及插曲《戒烟歌》,红遍全中国,被誉为银幕上的“金鱼美人”。


拍摄《万世流芳》时的情景,左为卜万苍,右为李香兰。


《夜来香》、《恨不相逢未嫁时》、《海燕》,都是这时候出来的。她成为了与周璇、姚莉、白虹、白光、吴莺音、龚秋霞齐名的上海滩七大歌星。


当时,《夜来香》一出来就被禁了,她在上海因演唱这首歌还受到传讯。她说:“他们怀疑我唱这首歌是期望重庆政府或共产党政府回来。”


陈钢的父亲是陈歌辛↓↓,就是写过《玫瑰玫瑰我爱你》、《夜上海》等红歌的一代“歌仙”,捧红了周璇。


但是,他却为李香兰一人却量身定做了很多歌,包括《海燕》、《忘忧草》、《恨不相逢未嫁时》等等。

陈钢说,除了《夜来香》,李香兰还有一首最爱的歌,就是《恨不相逢未嫁时》。


很多人说,这对才子佳人彼此钦慕多年,虽没有互相说破,但这首歌,已经说明了一切。


“我们只淡淡的招呼一声/多少的甜蜜辛酸/失望苦痛/尽在不言中。”陈歌辛在词里,隐含了他与李香兰异国之恋中的无奈与思恋。


陈钢自己也难以理解,父亲为什么不为自己写的歌谱曲,何况,这首情诗是如此缠绵动人。


上世纪90年代之后,李香兰来过中国很多次,陈钢见了她。真是太美了,他感叹。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顾盼神飞。


他忍不住问她关于这首歌的“八卦”,只是,每次一提,提到陈歌辛,她便哽咽。


只有一次,过了良久,李香兰才轻轻念了一句:“我想他呀……”


3 告别李香兰的山口淑子


1945年6月,25岁,她在上海举行第一个个人演唱会,受到观众的热情捧场,居然有七圈半的影迷包围在她身边,发生了混乱,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


不过,两个月后,日本战败投降,李香兰以“文化汉奸”的罪名被逮捕。


同时被捕的还有著名的川岛芳子,国民党军事法庭先后宣布判处川岛芳子和李香兰死刑。


这时,李香兰道出自己是日本人“山口淑子”的真相。当时的国人一致认为,李香兰是为了逃脱“汉奸罪”的惩罚。


有的报纸甚至刊登出“12月8日,李香兰将在上海国际赛马场枪决”的消息,以此向当局施压,要求严惩李香兰。


命悬一线之际,柳芭带来出生纸,她被以“山口淑子”的身份遣送回日。


法官当庭宣判她无罪,引来旁听席上中国民众一片哗然,纷纷要求重审。


这时,被告席上的李香兰唱起了自己的歌。她一边唱一边流泪,并一再向旁听的群众鞠躬致歉。


乘船离沪那天,李香兰躲在船舱厕所不敢出来。汽笛响起,她听到广播放了她唱的《夜来香》,回荡在黄浦江上。


4 走上从政之路


告别了“李香兰”的山口淑子,回国后跨入影坛,其间甚至想过要到好莱坞发展,后来都放弃了。


这期间,她演过《白蛇传》,演的是白素贞。


1951年,31岁的山口淑子嫁给了美国的雕刻艺术家野口勇↓↓,1956年离婚。

1958年,38岁的山口淑子与外交官大鹰弘坠入爱河,婚后改姓大鹰淑子,并退出演艺界当起了外交官夫人。


1969年,已将50岁的大鹰淑子,当了富士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还前往越南、柬埔寨、中东等战争前线,采访过阿拉法特、曼德拉等风云人物。


1974年,大鹰淑子在田中角荣首相的劝说下出马竞选,从此当了18年的参议院议员。


1992年,山口淑子从参议院退休,担任“亚洲女性基金”的副理事长,她希望以此促成日本政府向战争受害者,当年的“慰安妇”道歉赔偿。


虽然已经告别李香兰,但她的故事太传奇了,被拍成好多版本的影视剧。

在《女扮男装的丽人》里,堀北真希饰演李香兰。


上户彩饰演的李香兰。

苍井空在《第二梦》中化身李香兰。


在她写的《此生名为李香兰》一书中,李香兰这样写到:“我偶然间被身披“战争时代”这件外衣的命运所操纵,人生中的每条道路都由不得自己选择。待到察觉时,我已被夹在相互争阋的母国中国和祖国日本中间,拼斗的火花溅满全身。”


网上,很多人问起,周星驰电影《国产凌凌漆》里的李香琴,和李香兰有什么关系吗?是李香兰的女儿吗?



小编这里也回应下,李香琴和李香兰没有任何关系,是香港的一个老演员,看照片你就认识了↓↓。两人确实有那么点像。

在本微快结束前,小编用一下同事码一点写的小评论(明天的报纸上有见)

题目叫:一个时代的情绪死去

在上海只待了短短3年,为何李香兰的歌与人,成为了海上繁华旧梦的传奇代表?

如今,得知她的去世,人们感念那个时代的离去,听她的老歌,怀念老上海的七位歌后。虽然,在这个娱乐世代,选秀歌手也好,大牌明星也罢,不断在演绎她们的歌,但怎么听,这味道都不对。

对老上海门门清的上海作家金宇澄,在他的小说《繁花》里,也提到了李香兰的老歌《何日君再来》。前不久,他在一个小型聚会里,又听人翻唱了。只是,曲子在,歌词也对,但怎么都无法入戏。

那竟是另一种节奏,摇摆的,浮躁的,轻佻的,风流的。

时代变了。李香兰周璇为我们保留了那么几首歌,实则保留了一个时代的情绪。

什么情绪?

那时的上海,是一个畸形发展的城市,因为租界产生了。虽然,人们对于生活的态度,还是被传统束缚,但在租界里,各种元素、意见和生态,都能被接受和碰撞,这是最适合文艺和文学生长的土壤。于是,在这个安乐窝里,一种安稳的情绪产生了——伤感、沉痛、迷茫。只是,它再也回不来了。

金宇澄说,一代人就是这样死去了,随着那些“声音”的死去。

最后,用李香兰的歌,和大家道声晚安。



Copyright © 广东粤语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