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粤语音乐联盟

李敖告别:将怪胎进行到底

文茜大姐大2020-05-23 13:54:43

▲ 点击上图  购买文茜的愉悦学校



来源:Sisy Big Bang

点击看视频:《李敖告别:将怪胎进行到底》


今天要和大家来谈谈我的老朋友,李敖。


李敖最近身体并不好,他前阵子差点没有渡过肺炎这场疾病。


李敖的脑部不只是他自己人生最大的资产,更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资产。但是老天很残忍,他长了脑瘤;而且很不幸,这个脑瘤长在靠近脑干的地方,无法开刀,只能用对待恶性肿瘤的治疗方式,非把它打小不可。


最近很多人在视频里看到他,以为他发胖了,脸肿得这么大,其实就是因为他服用了太多我们称之为「美国仙丹」的类固醇。


李敖大哥最近在优酷上的亮相


类固醇的另外一个副作用,就是会削弱抵抗力,所以以李敖八十几岁的年龄,就得了很严重的肺炎。他一开始还不承认自己有肺炎,拒绝抽痰。他的儿子李戡在微信里写,等他终于投降的时候,痰已经堆积得太多了,抽的时候没抽好,李敖「停止呼吸 5 分钟」。


还好他当时在全台湾最好的台北荣民总医院,医生立刻冲进去抢救他。如果他没有在医院,如果不是他的儿子刚好在他身边、立刻签了插管同意书,最后的结果可能完全不一样。


我到加护病房去看他的时候,他是完全没有知觉的。这不是我认识的李敖,整个脸是全部浮肿的,鼻子上插着鼻胃管,因为他没有办法自己呼吸,手上脚上也都插着管。


虽然他的脸肿得这么大,但他这一次生病,足足掉了 17 公斤。那一刻我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挺过这个难关,所有的人都做了最坏的打算——可是他活过来了。我就说他,「真是九命怪猫!连阎罗王都怕你,因为你会把律师信送到他前面去。」


在网络上,你找不到李敖憔悴的照片


你们不要看我讲他的病情讲的那么悲痛,他在那种情况下,还故意乱讲话来搞笑。


他脱离险境之后,护士拔掉他的管子,要走一个基本程序,确定他的意识是清楚的。这个小护士知道这个人是李敖,当然很怕他,在他面前讲话都发抖,说,「不好意思,可不可以请你介绍一下你自己?」


结果李敖说,「我是王八蛋」。


等李敖恢复意识之后,很多人要去看他,都被他拒绝了。我去看他的时候,他也立刻把我推开,用手在空中写了几个字,意思是「留下好印象」。因为他觉得他要走了,他不要让我看到他最后狼狈的样子——现在老佛爷活过来了,坐在轮椅上。


关系越是亲近,越是不愿让对方看到自己的狼狈


为了补充他的营养,也因为他脑部神经已经压迫到了他的吞咽功能,一旦呛到又会很严重,所以要给他插鼻胃管。


可是这个人怎么可能让自己鼻子里被插着东西?一定会乱动,所以他的两只手都被绑住。李敖就问他的儿子李戡,「你是不是孝子?」戡戡说「是」。他又说,「我告诉你,你只要去找两个漂亮女孩子,一个坐我左边,一个坐我右边,我就两只手摸在她们的大腿上,我就不需要被绑住了。」


李戡哭笑不得,但是也知道,他的父亲活过来了。他告诉我,在爸爸生病的时候,他一边哭,一边还要每天不断地吹捧他,赞美他。


所幸李戡在身边,一边陪伴父亲,一边哄着他


今天我除了和大家谈谈一些可爱的小往事,谈谈李敖令人佩服的某些特质之外,特别带给大家一次李敖很重要的公开演讲。


那时候他还没有查出患了脑瘤。但作为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朋友之一,我觉得他的耳朵越来越听不见,和当年在清华、北大演讲的他已经不一样了,我不知道他以后还有没有能力站在台上侃侃而谈,所以我邀请了他来参加我主持的论坛。


那一次他来的时候,走路已经一跛一跛的很困难了。那一回,我扶着他上了讲台。


过去我们俩的人生,都是李敖扶着我。十年前,我的狗死了,李敖从口袋里拿出十几万,很豪气地说,「文茜你看,我这里有这么多钱,不要哭了,狗死了有什么好哭,我们现在立刻到店里再去买一只狗!立刻去!买一只再哭,买两只;买两只再哭,买三只!」


在那次论坛中,我问了他一些问题,今天特别和所有「文茜大姐大」的观众分享。


李敖与文茜的合照


Part 1


文茜:李敖说什么「五百年来白话文第一名」,白话文的历史都根本没有 500 年;然后还写一大堆自颂词,从鸦片战争开始写起,「《李敖大全集》是在他 60 年之后的一次总结集,他用这些真知识展现了他的力量,你可以用这些真知识充电而变得有力量」,李敖说他自己「博学多闻,无需充电,我根本就是发电机」。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子自吹自擂的?有人说你是坐牢坐疯了,真的假的?


李敖:我开始吹嘘我自己,确实跟我坐牢有关系。国民党不但让我坐牢,而且从我开始坐牢到我出来,在台湾这个鬼岛上面,连续 14 年,广播、电视、报纸、杂志、书,都没有「李敖」这两个字出现。


别人都不提我,当然更不敢赞美我,所以我就只好赞美自己赞美自己,结果一发不可收拾。



Part 2


李敖:我把我的绝活教给你们。学好英文没有用,每天看书也没有用,只有好的头脑才有用。告诉各位一个好消息,我不是天才,可是我的方法极好。


我在台湾大学念历史系,一般人看《二十四史》就要三四年的时间,所以历史家都没有年轻的。可是呢我只要花一年时间看一遍就好了,我用一把剪刀就把书看完了。


看过的地方,就不要了,剪了,当场决定杀不杀它;然后我会把资料分类,再用串联的方法把它记住,把相关资料全部背下来;最后还要复习。


好比你问我「汉朝有哪些皇帝」,我就告诉你,「高帝、惠帝、文帝、景帝、武帝、昭帝、宣帝、元帝、成帝、孺子婴、王莽、光武帝、明帝、章帝、和帝、殇帝、安帝、顺帝、冲帝、质帝、桓帝、灵帝、献帝。献帝以后就是三国。」


为什么我的头脑这么好,这么灵活?都八十老翁了还这么了不起?不是靠聪明,是靠方法。


有一个大夏天还穿长袍的「怪人」,就是李敖


Part 3


李敖:很多年轻人都觉得自己在这个时代里很痛苦,主要是被电脑手机害的。等你们和我一样 80 岁的时候,眼睛都要瞎掉了。最大的缺点是,你们老跟着图像走,思考能力减退了,你们永远写不出来像李敖那么好的文章,也写不出陈文茜那样仅次于李敖的好文章。你们好可怜,每天都好像像游魂一样。


我有很多偏见,这是不好的,可是我的文字非常好。我劝大家,好好把中文学好,现在电脑输入法的词库,把很多句子都搞得很糟糕。


身体虚弱,不影响大脑强大


Part 4


文茜:在李敖 78 岁的时候,外面都在传「李敖死了」,其实是他送给我的一只狗「李敖大哥大」死了。后来《康熙来了》请他上节目,那些记者拿着麦克风堵他,不知道要怎么问他。


李敖就说,「你是不是想问我死了没?你们怎么没有想过,搞不好我是从太平间过来的鬼呢!」


李敖:这张照片是我 35 岁的时候照的,照完第二年就坐牢了。大家可以看到,我也有过「刘德华」的时代,也有过「金城武」的时代,我也年轻过,也漂亮过。我现在八十岁了,很不容易,因为跟我同年龄的人都拼命在死。


我不忌讳生死的问题,我现在的特色就是「我老了」。这种「老」的感觉是很突然的,我分三个阶段来表达这种感觉:我年轻的时候,喜欢别人的老婆;中年以后,喜欢别人女儿;老了以后,我突然喜欢别人的猫了。


李敖的「刘德华」「金城武」时代


李敖大哥在这一场大病之前,本来跟我有一个约定。


他说,「文茜,2017 年秋天的时候,我们到北京去,我要办一场人生中最后的盛会。」

我说,「那要 11 月去。」


他奇怪,「会不会太冷?」

我说,「那时候有大闸蟹可以吃。」


他说,「你这个好吃鬼,肥婆。」

我反击,「你这个胆小鬼,怕冷的人。」


这一生,我们俩就这样,你一言我一句。但是他生病了我还是很心疼,祝福李大哥,也希望所有的人都能祝福他。


李敖曾经在电视上做过一档节目,叫《李敖大哥大》;文茜后来也开了一档节目,叫《文茜小妹大》。后来,李敖送给文茜一只狗,结果文茜「恩将仇报」,将这只狗起名叫「李敖大哥大」。


这对好朋友,永远都在这样「互相伤害」,又密不可分。


文茜把李敖大哥在那次论坛中的精彩话语称为「敖之语录」,完整的录音内容,在「文茜的愉悦学校」第五课《逆境哲学》中可以收听。除此之外,还有和蔡康永、罗大佑、蒋勋、李安、李开复等人的精彩深度对谈,和文茜自己的日常感悟。


这里是「文茜的愉悦学校」,这里并不提供科学原理,只有活生生的人生经历,以及岁月过后的人生思考。希望他们的人生态度能给你一些启示,关于逆境、选择、和解、死亡……


更多相关文章

陈文茜:等到李敖离去的那一天我们才会珍惜他吗?

李敖罹患脑瘤,他的最后目标是再出3本书

李敖做客文茜大姐大:向台湾老兵致敬!

李敖:24年前的这个故事,我今天再讲一遍!

李敖:人的福气跟女人的卵子一样,有固定数目的


- 商务联系 -

寿小姐  shoujiayin@890media.com

Copyright © 广东粤语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