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粤语音乐联盟

张学友和他的《吻别》

读写天空2019-03-16 08:02:09

张学友和他的《吻别》

——香港歌手的国语歌时代和他红遍大江南北的歌

刘永胜

谭梅张相继淡出颁奖典礼之后,香港歌坛进入了偶像的断档时期。这时候,很多在他们光环下被压制很久的歌手,终于看到了黎明的曙光。


张学友出道很早,也曾推出不少金曲,但后来一度沉沦,每天靠酒精来麻醉自己;但在1991年,他推出了专辑《情不禁》,其中的《每天爱你多一些》大受欢迎,迎来了他事业的分水岭,终于走上巨星之路。此时,刘德华也进军歌坛,和黎明以及火箭般蹿红的郭富城一起,被媒体吹捧为“四大天王”,从此开始霸占香港乐坛,且长达十年之久。很多歌手尤其是李克勤,因没和公司及媒体搞好关系,长期被摁在冷板凳上,不得翻身。


对于大多数大陆乐迷来讲,真正开始大面积受到港台音乐影响,就是始于四大天王的横空出世。七八十年代,香港和大陆文化交流较少,加之大陆相对落后,对通俗文化了解接受不多,我们所熟悉的香港歌手还是高唱一颗爱国心的张明敏。其实张明敏,在香港四线歌手都未必算得上,各种机遇促成了他在大陆的风靡一时。


正是九十年代以后,大陆人民随着经济的发展,开始广泛接受通俗文化。港台音乐人尤其是香港的歌手,纷纷看到了这一块刚刚开垦的处女地,先入为主占领高地,把他们的音乐大肆带给我们。再加上相对落后的我们对外来的人们都抱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崇拜和向往,让这一批香港歌手,受到了空前的欢迎和追捧。


所以,这时期的香港歌手,已经不再仅仅把自己的歌唱重心,完全放在粤语歌上;香港的歌手,也都不再是纯粹的粤语歌手。他们往往先出一张粤语专辑,然后再把专辑里大热的粤语歌,重新填上歌词,用他们蹩脚的普通话把歌曲再唱一遍。像张学友,我们所熟悉的的很多歌,像《一路上有你》《秋意浓》等等,都有其粤语原曲,且都大受欢迎。他们十分不标准的普通话,连同他们的名字和歌曲一起,在大陆风行一时。很多大陆人明明普通话说得很好,为了给自己增添点港台气息,故意把话说得含糊不清,张嘴毛毛雨啦,闭嘴洒洒水啦;以给自己的身份加点神秘气息,给自己的歌曲添点港台味道。


在四大天王里,要论唱歌造诣,张学友首屈一指。有很多伤感的歌曲,很适合他的嗓音和演唱方式。《太阳星辰》《夕阳醉了》《一颗不变心》《分手总要在雨天》《祝福》《一千个伤心的理由》等等,都演绎得非常到位。但这都是他刚刚出道和刚刚被封为四大天王早期的事情。


到了后来,大约1995年之后的歌曲,风格大变,让人听着很不舒服。四个人里面,其他三人唱歌都不能服人,只有他自己顶着歌神的帽子,以唱功高超著称,所以他在演唱方面,越来越注重技巧的使用,而往往忽略了歌词所要表达的情感本身。所有的歌曲,一律高音猛喊,低音轻柔,能用假声绝对不用真声,且都控制在自己力所能及的中音区域之内。处处炫技,让人越听越不舒服。


演唱当然需要技巧,它可以掩盖实力的不足,运用得当,对于传情达意有良好的辅助作用。就好比一台汽车,核心一定是发动机和变速箱,外形、车灯、轮毂都是外在修饰。外表打扮的漂亮,会给汽车增加吸睛度;但不会让车跑的更快、更远。张学友就是在这条路上误入歧途,一去不返。有一次巅峰时期的他和步入中年的谭咏麟现场飙歌,老谭收放自如,拿捏有度,流畅自然;而张学友,不知是不是在他的偶像面前太过紧张,全场都唱的太紧、太高、喉音太重,被老谭完爆。唱歌应该像拉弓,张弛有度;而他,总是绷得太紧,让人放松不下来。


张学友的代表作,本想选《只想一生跟你走》,毕竟这首歌,曾在最喜欢我唱粤语歌的人面前,深情演唱。但张学友,毕竟不是一个纯粹的粤语歌手,所以还是选他在大陆最成功的歌曲《吻别》。


前尘往事成云烟/消散在彼此眼前/就连说过了再见/也看不见你有些哀怨

给我的一切/你不过是在敷衍/你笑的越无邪/我就会爱你爱得更狂野

总在刹那间/有一些了解/说过的话不可能会实现

就在一转眼/发现你的脸/已经陌生不会再像从前

我的世界开始下雪/冷得让我无法多爱一天/冷得连隐藏的遗憾/都那么地明显

我和你吻别/在无人的街/让风痴笑我不能拒绝

我和你吻别/在狂乱的夜/我的心等着迎接伤悲

想要给你的思念/就像风筝断了线/飞不进你的世界/也温暖不了你的视线

我已经看见/一出悲剧正上演/剧终没有喜悦/我仍然躲在你的梦里面

总在刹那间/有一些了解/说过的话不可能会实现

就在一转眼/发现你的脸/已经陌生不会再像从前/

我的世界开始下雪/冷得让我无法多爱一天/冷得连隐藏的遗憾都那么地明显

我和你吻别在无人的街/让风痴笑我不能拒绝

我和你吻别在狂乱的夜/我的心等着迎接伤悲


何启弘填词,殷文琦作曲,两位都是华语乐坛大名鼎鼎的音乐人。尤其是殷文琦,他本人名字并不响亮,但有两首经典歌曲足以让他不朽,一个是这首,另一首是谭咏麟的《难舍难分》。


这首歌开始风行,是在1993年,当时我正读初一。初中在我们镇上,对于我来讲,有点像开启了另一段旅程,因为小学时的同学和老师,都来自一个村子;而初中不同,一个班五十多个人,基本没有同村老乡。一个表姐高我一级,经常给我介绍各个老师的不同情况,尤其是那些又年轻又漂亮还有才华的女老师,格外引人注意,我对老师的最早崇拜,就是源于这个时候。


小学的时候,我们听郑智化、小虎队以及西北风的歌曲,初中后开始受港台影响。当时很多同学,都留起了郭富城式的中分头,走起路来经常一甩一甩的,连同飘落的头皮屑一起随风飘扬,潇洒又神气。这首《吻别》和周华健的《让我欢喜让我忧》一起,是我们中间最流行的歌曲,男生离开宿舍张嘴就是要和你吻别,在班内就唱你这样一个女人让我欢喜让我忧,还有一些大胆的高年级男生,对着低年级的漂亮女生高喊对你爱、爱、爱不完。我当时五音不全,还不会唱歌,一看到类似行为尤其是男生向漂亮女生大喊大叫,就义愤填膺,限于年龄和吨位,我才没有对他们动粗。


这首歌的影响一直延续到高中时、大学时,直至现在。新千年以后,还有迈克学摇滚把它翻唱为了英文歌。伤感的曲调,大众化的歌词,并不高的演唱难度,让这首歌得以大放异彩,在年轻人中间广为传唱。无论在华语地区还是英语地区,都大受欢迎,创造了华语唱片的销量神话,是歌神真正的封神之作。



读写天空,难舍难分


Copyright © 广东粤语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