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粤语音乐联盟

张学友:那几年,遥远的她借风声跟我话

时尚经典音乐2019-05-15 06:55:40

张学友

那几年,遥远的她借风声跟我话


张学友

张学友,一个几乎被神化了的名字,而这个名字在香港歌坛乃至华语乐坛都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他是一代“歌神”,每一首情歌都是他独有的定制之作;他被称为是“天王级”的人物,在90年代的演艺事业中频频获奖,风靡一时,却最终决定淡出香港音乐颁奖典礼,不再领奖。



曾经出现过这样的评价:“张学友是流行音乐领域的巨星和先行者。”的确,无论是在音乐方面,《一路上有你》、《吻别》、《秋意浓》、《一千个伤心的理由》等都成为了华语音乐的经典之作,而在电影《旺角卡门》、《笑傲江湖》、《东成西就》中塑造的形象则让他获得影迷的同时,得到了专业的认可和多个电影颁奖礼的青睐。


但他的成功远不止这些具有时代意义的作品和荣耀,而是作为一位“只想一生跟你走”的丈夫,和两个可爱女儿的父亲。如果给父亲的角色打分,张学友说:“从目前看来,我算尽力了,可以打八十分”。其实在2005年香港举办的两项“模范父亲”调查显示,张学友就曾击败李嘉诚、贝克汉姆等,成了港人心目中的模范父亲,好爸爸。


无论是作为歌手张学友、演员张学友、还是丈夫和父亲的张学友,他都做到了他能做到的,而且做得很好。但是,当这一切都未来临,当张学友还只是作为自己的时候,“张学友”这三个字只是那个老师同学、父母邻居知道的名字。而那时候的他,经历过调皮捣蛋、家庭窘迫,也经历过为生活第一次打工赚外快。


而对于成为“明星”、“歌手”,他想都不敢想。


张学友 - 吻别


1961年

张学友在香港出生,在家中排行第二,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父亲是一名海员,为了维持生计常年出海在外,家中的一切都由母亲独自承担。说起“张学友”取名的寓意,父母希望他能够在漫漫人生路上能够保持虚心好学,成为学有所长的人。


然而,每一个男孩都是顽皮的,闯祸挨骂挨打是常有的事,张学友也不例外,每周被母亲平均打了三四次,常常也会因为打顺手了,误打了他。而张学友脸上的一条长长的疤痕就是小时候玩耍时,不小心被小伙伴用刀划伤留下的。


由于伤口很深,必须进行缝合手术,张学友回忆起那次手术到今天都会让他觉得昏天暗地,不打麻醉的缝合,第一针之后他便昏迷了过去。“我一辈子只晕过一次,就是在这里,缝针的时候。我看见第一针,然后第二针就看不见了……”




虽然张学友总是在家里挨打最多的那一个,但在学校的张学友却是很受欢迎的,常常能收到同学送来的礼物,每当下课或者放学,同龄的孩子喜欢围坐在他身边,只为听张学友唱一首歌,而小小年纪的他,在小学时就喜欢唱英文歌。


但这样的天分在年少时的张学友看来只是一个让自己获得同学喜欢的方法,自己并没有太多在意音乐对他带来的影响和意义,而只是在学校里唱唱歌,家里人也没有过多关注到原来家里有一个“小歌神”。


从香港崇文英文书院毕业后,张学友虽然不知道自己有着独特的音乐天赋,但却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并“不是读书这块料”。而这时候,父亲的常年出海,哥哥也离开家乡外出谋生,家里的重担全部落在母亲的身上,急需一笔固定的收入来维持家用。为了不让母亲太累,张学友决定工作,于是他先后任职于香港贸易发展局以及国泰航空公司,成为普通的一名打工仔张学友。




《那几年,遥远的她借风声跟我话 》

______


初来社会的张学友有些青涩,甚至害怕与陌生人打交道,有些时候畏手畏脚深怕做错了什么。所有的陌生和胆怯让张学友学会在面对恐惧,而这期间,他和音乐似乎显得更加相依为命,他开始参加一些歌唱比赛,有时候是好名次,有时候则成绩平平。


但就在1984年首届香港十八区业余歌唱大赛中,他凭借着一首《大地恩情》获得冠军。那天,张学友还是穿着之前比赛一直穿着的那件白衬衫,休闲裤,一如往常的上台仍然有些紧张,下巴微微向前,看起来很不自然。回想起那次比赛的造型,张学友调侃道:“如果我是那天的观众,我就直接说唱什么,赶紧下去”。


有些成功似乎就是在这么不经意间发生的,有些不完美,但终究是成功了。


成功是成功了,但张学友懵了,不过领完奖后他很快他意识到自己即将成为歌手,而这意味着他收入的改善,这个家终于可以靠他支撑着。


他顺利签约了唱片公司,成为一名职业歌手。然而之后发生的一切似乎都让他的期盼变成不切实际的幻想,不仅没有很多的工资,就连录制唱片都是遥遥无期,三个多月里张学友仍然在做着之前的工作。


而他在三个多月里练习的签名也无法派上用场,只是偶尔听见隔壁邻居道的一声:“冠军啊,祝贺你啊”,便再没有更多的人知道张学友这个人。




灰心、沮丧让张学友愈发惴惴不安,他不是急着想出名,而是想快点解决家里一直以来的境况,让父母早一点退休,过上好日子,这是他走上社会的那一天就希望做到的。


终于,在他与香港著名唱片公司宝丽金签约后,1985年张学友发行了首张专辑《Smile》,而这张专辑一经发行就大受欢迎,仅在香港地区的销量就达到20万张。随后他又第二张专辑《遥远的她AMOUR》,其中的主打歌《遥远的她》获得十大劲歌金曲奖,而歌曲《月半弯》则获得第9届十大中文金曲奖。不仅如此,这一年张学友还获得第8届十大中文金曲最有前途新人奖,与吕方在香港红馆共同举办了“双星演唱会”。






马上晕了……所谓晕就是你被搞迷惑了,根本你不知道怎么红了呢?他们叫我唱什么我就去唱,唱完就可以了……


张学友  -  月半弯


如今

一想到当时自己火的画面张学友仍然感到不可思议。之后他接连发行专辑《情无四归》、《相爱》、《Jacky》、《意乱情迷》等。 









二十万张的销量在当时对于一个新人而言是最大的肯定,自然而然地,公司安排张学友参演了各类电影和情景剧。1986年,张学友出演荧幕处女作《霹雳大喇叭》,而在出演电影《痴心的我》,在他事业有成时,遇到了那个让他觉得“像欠了债”一样的想要为其守护一辈子的女孩罗美薇。





“我应该是第一个说女朋友是好朋友的人,刚开始也会以为自己是偶像,还是会有一点保留,会影响什么的,唱片公司也怕影响。后来发现自己不是偶像,就没什么关系了……”


说起与罗美薇的相识相知相爱的过程,张学友显得有些腼腆害羞,尽管两人在娱乐圈的注视下也常有传出分分合合的八卦故事,但两个人始终像老夫老妻那样床头吵床尾合。


爱情事业的双丰收,让张学友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同时也让张学友一点点膨胀,变得无法控制自己。第二张唱片,销量开始慢慢走低,他一步步看着自己的唱片从几十万张卖到只剩几万张,终于到了1988年的第五张唱片《昨夜梦魂中》,在香港只有几千张的销量,而在那一年,他在音乐颁奖礼上不再有多少收获。



他说他开始逃避。


“有一段时间你看着(销量)从二十到十,然后到七八,就有点逃避,不想看那个数字,不知道……不管……这样子,开始有点不平衡,自己到底是红还是不红?(歌迷)到底喜欢你还是不喜欢你?”而让张学友最受打击的则是1987年演唱会结束,他恍然醒悟,“自己不行了”。




“说实话,我知道自己不是超人什么的,有没有想过放弃,有。那时候记忆里有很多人唾弃你,自己在某程度上有放弃自己。”


张学友  - 穿过你黑发的我的手

第一张唱片之后的那几年,对于张学友无疑是最颓废,最煎熬的时候,甚至走在街上都会突然有人冲他骂脏话。而他,选择了用酗酒的方式逃避自己事业上的不如意,有一段时间,为了维持正常的生活,张学友不得不靠着疯狂接戏来获得收入,那时候,所有的接演电影对他来说都只是谋生的工具。


“如果可以再选择一次,我一定会选择一条正常的道路。”


张学友80年代荧幕形象







但还好,1988年的《旺角卡门》中,张学友出演了一个和当时的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角色,一个潦倒的“烂仔”,最终他凭借着这部影片获得第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奖。


张学友说:“如果问我最重要的几年,我一定会说198719881989,那几年实际是让你想最多事情,让你整个人真的成熟过来了。”


而真正成熟了的张学友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迎来了他的巅峰时刻。




敬请期待,音乐人张学友(下)



淘漉音乐  甄选金曲


Copyright © 广东粤语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