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粤语音乐联盟

小黄歌串烧

星夜浅酌2019-06-19 18:12:05

点击

不需要讲大道理的事情应该有很多,但我一时能够想起来的只有快乐。就像今天,听一听这支小黄歌串烧就很好。


在度过了一个我个人满怀期待的三月之后,面对四月的到来我内心更多的是一份平静。美好的事情不会因为个人有多么的期待,就早一天到来。它早一步或者晚一步,都应该有它的道理。我并不是想把所有未来的事情都推向不可知论,而是觉得在那些殷切期待中常常会忽略掉某些重要的细节,而这些细节决定了事实并非如人愿。


“幸运不肯轻招手

我要艰苦奋斗

努力不会有极限

若遇失败再重头”

——《默默向上游》


谈谈张国荣


作为一个非严格意义上的荣迷,我把他当成一位艺术家看待。我是一个“泛偶像化”的人,不会把偶像分门别类。只要我接触了他们的作品,体会到某种人格或精神,并且喜欢,那么他们在我这里都是一类人。所以,张国荣与梵·高、维特根斯坦、鲁迅、陈寅恪、迈克尔·杰克逊、黄仁宇、王小波等是一样的。


在此无须列出奖项来证明张国荣的艺术造诣之高,自同行口中,自评论家笔下,自观众心中,他都是极接近于完美的一位。他搞艺术是祖师爷赏饭吃。


我们愿意相信假若他不是一位歌手、一名演员,抑或一名导演,他同样可以取得巨大的成就。因为他身上具有坚毅、执着、诚恳、善良、不服输、追求完美、自律等等有助于成功的因素。舞台、影视等艺术形式只不过是能将他的影响放之最大的途径罢了。于他而言,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么“谁又会似我演得更好”(《有心人》)便是不二的追求。


唱歌


“香港没有乐坛,只有歌坛。”黄家驹的这句评论几乎让整个香港乐坛颜面扫地,这是因为香港是个极其不尊重原创音乐的地方(李宗盛语)。日本音乐——重新填词——演唱发行的模式成为香港音乐的重要组成部分。除了歌星,人们对填词人也有着相当高涨的热情,如林夕词。而作为一首歌旋律的创作着却少极少能引人注目。


我们要在这样的环境下谈唱功。歌神张学友是公认的一哥。2004年《活出生命》演唱会,他用一首首翻唱告诉人们有一种唱功叫作游刃有余,炉火纯青。他唱歌就像出题人做自己出的题,一道题可以做出十多种解法,音乐就是人人品味的音乐。


张国荣唱歌则不同,他唱歌的同时会饰演歌中角色,接近主观真实地还原其中感情。人们听完更像是读懂了一个故事。尤其是那些出自林夕下笔太狠的歌,你会感受到其中的那个苦楚不堪、满身伤疤的灵魂被张国荣演绎得活灵活现。


演戏


他不止一次在自己的演唱会中说到,告别歌坛之后他遇到了很多的很好的导演,演了很多不错的电影,非常“有幸”。然而,如今回看他的那些作品,就如同林夕填词一样,忧郁的要多一些。可能只有通过痛苦才能将那些有深度的大道理指向人心。幸运的是,他没有让人们失望,阿飞、程蝶衣、何宝荣、欧阳锋、十二少、Rick都已是深入人心的角色。


可我要说的是,他那些不须太体现演技的片子也值得一看。那些片子里有更多的天真与笑容,呆呆傻傻,似乎更像他生活中的样子,至少作为个人来讲,我期望是这样。


我不确定他是不是有表演性人格,尤其擅长饰演那些执念深重的角色,也在拍戏的过程中将自己的人生也看作了一场“show”,所以在可以延续演艺高潮的时候选择坠落高楼,却并未留下一丝血迹,堪称完美。假若这样,如你所说“但愿我可以没成长”那般该多好。


完美也好,遗憾也罢。当一些事情发生了,除了不要忘记,我们还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做。进入四月的第一天,愚人节,第一件事或许该是快乐。因为“不快乐,怎解决一切事”?(《第一次》)这很重要。


我觉得《热情》演唱会上串烧是张国荣歌唱生涯中尤为闪亮的一笔,一首首小黄歌如此吹动人心。所以,执拗于阴郁感情的受伤者或者沉迷于“要有深度”的苦行僧们,不防告别那些下沉的空气,从四月开始爱吧恨吧,给生活一点点黄色的生命力。【完】


《大热》专辑封面



#祝你愚人节,快乐#

欢迎留言


原创 · 贵在分享

严肃   活泼   紧张   团结

微信:worldpeace_laoyan

邮箱:670259584@qq.com

Copyright © 广东粤语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