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pic
当前位置: 首页 > 榜单 >“歌神”张学友遇上“诗仙”李白:“神仙”是怎样炼成的?

“歌神”张学友遇上“诗仙”李白:“神仙”是怎样炼成的?

三言两语的日子2020-12-15 10:56:40


近期我的正经业余生活就是对话李白。


“如•私塾”课程进入李白阶段,所以天天读李白的诗,看关于李白的各种文章。70多岁的老母时不时看我弄啥,每次俯下身看我或读或写都是唐诗,麻溜起身背个手嘴里念叨着:“又是诗,魔怔了。”


魔怔了。前两天看有关李白的文章,听着张学友的歌,越发觉得张学友和李白在一唱一吟中惺惺相惜,而我这个吃瓜群众沉醉其中不能自拔。


时代


学友兄,听说在当代你被称为“歌神”?

不敢当。小弟虽实至名归,却不如白哥您流芳百世啊。

其实,你能成为“歌神”,我被称为“诗仙”是因为我们幸运地生在黄金时代。


整个中国文学史上,诗的高峰绝对在唐代。唐代在历史上就是一个“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时代,立于历史的高峰之上。伟大的时代诞生伟大的文学作品,造就伟大的人物。李白生在这个伟大的时代。


《将进酒》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

呼儿将出换美酒, 与尔同销万古愁。


不只李白,最好的诗人都在唐代,这其中多少有些无奈,仿佛是一种历史的宿命,那么多诗人就像是彼此有约定一样先后诞生,他们似乎天生就是要做诗人。


当你读李白诗时,意思懂还是不懂,都不那么重要,几乎每个人都能感觉都李白诗好迷人,里面的世界好动人。唐代是诗的盛世,而李白是唐诗的一座高峰,唐诗的形成已经完美到了极致。


所以你今天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是李白,因为你的时代不是李白的时代。


而“歌神”张学友出道的上世纪八九十年,华语乐坛,真可谓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两岸三地的歌坛呈现出空前的繁荣盛世。



八十年代唱出了谭咏麟、张国荣、梅艳芳、陈百强、许冠杰、罗大佑、邓丽君、李宗盛一批巨星。九十年代又唱出了“四大天王”,尤以张学友在音乐领域最为出色。


回望华语乐坛那一段“教父辈出、天王盛行”的光辉岁月,缔造出来的经典金曲多如过江之鲫,时至今日,仍然占据着我们歌单上的大半壁江山。


那个时代在华人中流行这样一句话:“有风吹过的地方就有张学友的音乐回荡。”


天才


白哥,听说您“五岁能诵六甲,十岁能诗书,十五名气显,仗剑豪侠风。”不光精诗书,还好剑术。

学友兄啊,没办法啊,想出口不成章都难。你也不错呦,歌唱的不赖,演的也很出彩。


如果说世上有天才的话,那么李白在文学史上就是一个真正的天才作家,张学友在音乐领域的成就担得起“歌神”称号。一个是说的好,一个是唱的好。真正的天才,一定有他自己的东西,是别人模仿不来,只能被别人仰望。


《蜀道难》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

问君西游何时还?畏途巉岩不可攀。但见悲鸟号古木,雄飞雌从绕林间。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其险也如此,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

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侧身西望长咨嗟!


作为创作者,李白不断超越自己、突破自己,不同的诗用不同的形式,脱口而出,纯乎天籁。从豪迈粗犷的《将进酒》到朴素纯真的《长干行》,从浪漫极致的《蜀道难》到华丽孤独的《月下独酌》,可以看到不同的李白,而这样的李白诗是不可学的。因为他的诗出乎天性,几乎没有规则,他写诗是生命最自然的状态。


再说张学友,很有幸能与他同时代,可以通过电视、网络、演唱会各种现代化形式看到他本尊,听到他的歌声。他用极具魅力的嗓音唱着轻柔的旋律和感染力的歌词,让人不知不觉就走进歌的最深处,音乐终结才发现自己满是泪痕。这就是张学友的魅力,一个有着被上帝眷恋嗓子的男人。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张学友事业巅峰时期,根据统计,当时张学友的唱片销量仅次于当时如日中天的迈克尔·杰克逊,排名世界第二。


三十多年的华语乐坛,歌手何其多。刷脸的、会唱的、能跳的、敢写的,各有各的市场,也是各领风骚数年。但在岁月长河中,真正能够做到推出经典无数,不断努力提高,创下多种纪录,尝试各种风格,巡演最为抢手,两岸三地都红,从来不吃老本,至今仍有新作的天王级歌手,可能也就张学友了。


知己


白哥,听说你一生有四个女人,你写了那么多的诗,咋不写写自己的女人呢?你看我不光唱给媳妇儿听,还写歌给媳妇儿。

学友兄啊,我的情感都给了我的朋友。


李白生命里的知己不是女人,而是他的朋友。让人咂舌的是李白的知己都是诗歌界大咖,杜甫、孟浩然、贺知章、汪伦等等。


先说说跟李白一起跨越中国诗歌黄金时代,成为另一座高峰的“诗圣”杜甫。李白比杜甫大十一岁,两人个性明显不同,但两人却惺惺相惜。后人时常争论李白、杜甫孰优孰劣,只能说闲得慌。


李白诗里的自由、冒险、孤独、叛逆,让我们放歌山林,追寻生命的本真;而对杜甫的感动,是经历了人到中年沧桑后,明白他对人世间的悲悯。


杜甫一辈子没有办法像李白那样潇洒,所以他喜欢李白;而李白一辈子也没有办法像杜甫那样关心生活里的小事物,所以李白也喜欢杜甫。如果没有了李白,历史上很多亮光就没有了,李白让人觉得生命还可以发亮。如果没了杜甫,也会遗憾不得了,因为杜甫是照到最角落地方的光。


杜甫清楚李白的孤独,也欣赏他的才华,说他是“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李白也会用诗来寄托对知己的思念之情。


《沙丘城下寄杜甫》

我来竟何事,高卧沙丘城。

城边有古树,日夕连秋声。

鲁酒不可醉,齐歌空复情。

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


再说李白最崇拜的一个知己孟浩然,他恰好比李白大11岁,也是与李白个性很相近的一个人。不要被孟浩然写的“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所迷惑,没错,他的确是田园诗人,但是田园诗人不见得就一定要悠然自得,实际上,孟浩然相当个性。


两首诗足见李白对孟浩然的喜欢,尤其只一句“吾爱孟夫子”直白的可见喜欢程度。


《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赠孟浩然》

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

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

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

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


下一个出场的知己贺知章,既是李白的贵人,也是他的忘年交。提到贺知章是不是脑子里马上涌出“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这样的诗句?没办法,唐代的诗人太厉害,随便说个人名,他的诗就能在我们的脑海里浮现。


话说两人相识时,贺知章已是耄耋老人,李白恰逢四十不惑。贺知章见到李白并读了他的诗文之后说:“子谪仙人也!”贺老爷子对李白的喜欢不只有“谪仙”赞誉,还有“金龟换酒”,还逢人便说“李白就是天上的神仙下凡“,给普通人说,给皇帝说。


李白后来能见到唐玄宗李隆基,并做了官,贺知章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所以,贺知章去世后,李白流着泪写下:

《对酒忆贺监二首》

四明有狂客,风流贺季真。

长安一相见,呼我谪仙人。

昔好杯中物,翻为松下尘。

金龟换酒处,却忆泪沾巾。

狂客归四明,山阴道士迎。

敕赐镜湖水,为君台沼荣。

人亡馀故宅,空有荷花生。

念此杳如梦,凄然伤我情。


李白的情感给了知己与自己,给了诗与酒,给了月亮与山川,给了孤独与不羁,唯独没有给自己的女人。


张学友恰恰相反,他的情感只给了今生挚爱的女人,罗美薇。两人从1986年到现在,还有未来。张学友说过:“性格不合是分手的借口,倘若要和好,就会把它说成性格互补。”


歌神之所以成为男神,正是因为不管外面风光无数还是诱惑无数,他却只甘愿陪在一个女人身边做普通人。张学友的用情专一,才能歌唱爱情百味,从情窦初开到爱意满怀;从耳鬓厮磨到心如刀割。世界上有多少种爱情,就有多少首张学友的情歌。总有一首,唱出了你心底的故事。


张学友给老婆的情书——《讲你知》

看你背面我身体欠自然

看你正面两手失控再颤

看你笑面我开心数夜数天

与你说话我哑口会无言

与你碰面我体温会乱变

与你贴面一世的经典

若你肯再拥抱紧一点

我愿意用我十年

去换我共你十天

要讲你知你的意义

每当我的心肝跳一次

没法知难制止

你是血液深于我每一处

要讲你知我的故事

这一秒即使心再不跳

在记忆潜意识

爱似已在心中永世不变

光阴可以瞬间转数十年

生死起跌也知不会幸免

当中只有爱的感觉未曾变


挫折


畅聊的白哥和学友兄,一杯酒后两人一同感概道,人生在世,总有波折,“神仙”也不例外。


那个说着“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的李白有着追求不朽的愿望,不甘自己生命落空,把“兼济天下”当作自身的使命。


但李白生来就属于不受任何约束的天才,可是他不幸落到人间,人间到处都是约束,到处都是痛苦,就像一个大网,紧紧地把他罩在里面。他当然不甘心生活在网中,所以他的一生,包括他的诗所表现的就是在人世网罗之中的一种腾跃的挣扎。他拼命地沸腾跳跃,可是却无法突破这个网罗。因此他的一生都处在痛苦的挣扎之中。


《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览明月。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李白一生追求为世所用的机会,但他不是为了功名利禄,而是对天下苍生的一份真正的关怀。他第一次求仕是在长安做翰林待诏这个官职,天子的赏识对一般人来说是一种荣耀,可李白后来发现他只是皇上在歌舞游乐时需要写些助兴诗文的人,这对他来说是一种耻辱。所以他“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辞官不做了。这次追求虽然失败了,却不失为一个光荣的失败。


李白第二次的求仕追求,赶上“安史之乱”,稀里糊涂地参加了永王璘的军队,又失败了。但这次是一个耻辱的失败,因为他为此成了叛逆,受到被流放的惩罚。但尽管遭受了这么大的挫折,李白的用世之心却至死未改。


在李白六十一岁那年,李光弼率领大军追击安史叛军的残余势力,他还想第三次尝试,这次也没成功,他在半路上得了病,只得返回,第二年与世长辞。李白的一切追求和理想都带有天才的狂想,却一次又一次折辱于现实之中。


《临终歌》

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   

余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左袂。   

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谁为出涕。


《临终歌》是李白的绝笔之作,写得悲怆,又不失悲壮。在这首诗里,那只大鹏老了,飞到半空伤了翅膀,摇摇欲坠。实在想不到,李白也会老,那么壮怀激烈的诗人也会老去。在这时候,他流露出真实的痛苦和无比的绝望。大鹏好像在哀歌:实在飞不动了,实在飞不动了……


相比李白的挫折,张学友的挫折就幸运很多。1988年发行的《意乱情迷》和《昨夜梦魂中》专辑在香港的销量只有几千张,在当年香港的几大音乐颁奖礼上亦一无所获。于是,他开始出现在兰桂坊的酒吧,开始酗酒。不久,罗美薇公开宣布分手。



幸运的是一年后,张学友选择重新振作,发行专辑《给我亲爱的》,重返香港乐坛一线歌手的行列,经过几年的历练,在1993年相继发行《吻别》和《祝福》专辑,唱片销量打破多个纪录,张学友演唱事业达到顶峰。


相比李白狂放不羁的个性,张学友的性格却低调随和,理想更简单,只专注歌唱,或许正是这份素简,让他懂得“歌神”只是个名声,自己终究是肉眼凡胎的普通人,现实中平淡方能幸福。


永恒


白哥,潇洒的你一生都在挣扎,理想落空但你依然是巨人,人虽不在,但诗篇不死,精神不死。

学友兄,你这半生也够精彩,做着喜欢的事,有着喜欢的人,还有那么多喜欢你的人。


有些人之所以伟大,有些作品之所以永恒,或许大到做了惊天动地的大事,或许小到写了让我们生命不再枯燥的诗,抑或唱出了我们的故事、我们的感动。


李白诗歌流传至今有千首,代表作更是数不胜数。《将进酒》、《蜀道难》、《行路难》、《梦游天姥吟留别》、《静夜思》、《望庐山瀑布》、《春思》、《秋歌》、《月下独酌》、《登金陵凤凰台》、《长相思》、《关山月》、《清平调》……


李白的厉害在于他的诗句已经不是诗句。“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我们曾经在多少地方听到过这两个句子,不知道李白是谁的人也都会说这上两句他的诗。李白的生命形式已经影响到整个文化。


我特别喜欢李白的两首诗:


《月下独酌》其一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醒时相交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行路难》其一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一句话,李白的诗能超越别的诗人,李白的诗让别的诗人无法超越。


其实,我听张学友的歌不多不少,但在读李白诗时,张学友的形象和他的歌总是跃入脑中,挥之不去。随后听着他的歌读李白的诗,竟然不能自拔。正如那句,“年少不听张学友,听懂已是伤心人。”



除我之外,很多70后、80后却大多是年少听他的歌,一首《吻别》随意都能哼出旋律。如今重温他的歌,听懂了每首经典老歌的故事,只是我们却不再年轻。



张学友能够演绎几乎所有的音乐类型,虽然他的歌曲有各种不同的类型,但是他淋漓尽致的表现功力,总是能够把情歌的独特风格表现出来,他以其极富感染力的唱腔演绎了《吻别》、《等你等到我心痛》、《情网》、《遥远的她》、《月半弯》、《心如刀割》、《每次都想呼喊你的名字》、《李香兰》、《秋意浓》、《我等到花儿也谢了》、《祝福》、《一路上有你》、《一千个伤心的理由》、《如果这都不算爱》等太多太多经典歌曲,而在演绎《头发乱了》、《饿狼传说》等快歌时,他以其轻快奔放的演唱方式,配合歌曲的节奏,也让这些歌曲成为经典。



很多人听张学友的歌始于爱情,也止于爱情。


这几天的我穿梭在李白与张学友之间,读着诗听着歌,或痴或傻或迷或哭,虽然李白离我有千年之远,张学友离我千里之外,跨越时间与空间,我靠近他们感受的那种温暖、那份感动。


其实,“歌神”也好,“诗仙”也罢,“神仙”不好当。凡人如我,甚好!感谢一路上有你们。





每一次赞赏,都是鼓励。

欢迎转发。



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