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粤语音乐联盟

陈百强 | 回头24个秋,光影流传,愿你归来仍是少年.

我的黑胶时代2020-03-25 14:25:25

文:隽馨



2017年的金秋九月,一部旧电影《失业生》经过重新修复后,以其优质迷人的画质,焕然一新地呈现在各大影院的银幕上。该片于1981826日在香港上映,主演是陈百强、张国荣、钟保罗。此片的重映,观者感叹他们永远定格在最好的年纪,也唏嘘不已斯人皆已逝


而对于第一主演陈百强来说,《失业生》里他的优美清澈的歌声贯穿始终,似乎更像是电影的音乐主演,回音绕梁,过耳不忘。


必须强调的是,陈百强的世界里,音乐永远是第一位的。他从来不把自己定位成影星,电影在他心中仿佛是个恋恋不忘的lover,璀璨若烟火,有时候又神秘到触不可及。但他的心里,电影的位置很深刻且不可取代。追溯他的电影之路,更像是探寻他从青涩到成熟的心路历程。


初 次 触 电

陈百强首次接触大银幕,是1976年,通过谭炳文的推荐,在电影《你系得嘅》里客串个小流氓。他在里面叫强仔,负责推搡和说话,他最后被徐小明踢倒的惊恐表情,真的是很到位。


很多年后,在香港金唱片颁奖典礼上,陈百强在音乐上获得了三张金唱片。主持人沈殿霞问陈百强,还记得电影《你系得嘅》是谁导演的吗?陈百强笑着说不记得了。肥姐说,谁做导演你都不记得了?是我导演的啊。董彪叔在一边戏谑,说来说去她是希望你说这句。


陈百强的初次触电在两位前辈的调侃下好像玩的一般,电影却在心中真的是种下了种子。虽然电影永远没有音乐在他心中的地位深刻,但直到91年宣布暂别娱乐圈时,他仍旧渴望以后会有好的适合自己的电影接拍。


青柠薄荷水的青春年华

《你系得嘅》之后,他在《夜车》中还客串了一个舞王罗伦斯的角色。直到1980年,他的经理人谭国基帮他接了《喝采》,这才是他第一部真正意义上做主角的电影。这部电影像是一杯青柠薄荷水,酸甜,青涩,纯净,弥漫着学生气息的清新,一如他本人。导演蔡继光说,这部电影是根据主演们的性格去构思的故事,所以在电影中,一切剧情发展符合演员本身的人物性格,且点到即止。因此我们在《喝采》中看到的陈百强算是本色演出,——一个纯纯的、一尘不染的美好青年。


对于一直热爱音乐的陈百强来说,电影《喝采》是具有非凡意义的,终于使他搞懂什么是电影到了六月我开始了我人生中的一件大事,就是我拍了一部电影《喝采》,很喜欢这个故事,更高兴是认识到一班新的朋友和电影界的人,使我对电影能有小小的了解。


陈百强也对表演这门功课有了深刻的体会。他自觉,演戏真是比唱歌更为吃力,他抱着患得患失的心情,认真揣摩剧中人的性格,尽量去拉近与实际生活的距离,从而使之更为自然。甚至在表情方面,如果不能做到理想的时候,就由导演用其他的方法去处理,例如,在《喝采》中拍摄叔父在医院逝世的片段,他的表情并未能完全展示时,就背着镜头表示悲痛的仰天怀念……


相对于演戏来说,陈百强的作曲天赋似乎更发挥得心应手。电影《喝采》中的三首歌曲,都是他亲自作曲并演唱。而电影同名主题曲《喝采》亦在推出的一天时间,就得到热烈的拥趸。他在自诉中特别感谢了一个人:这部电影和它的主题曲《喝采》,以我这个全无经验的新人,又怎般换来这般的成绩呢,……当然背后还有我那位多才多艺经理人啦,他的安排和策划是功不可没的。


这个多才多艺的经理人自然是谭国基。电影《喝采》和同名唱片大获成功,除了倚仗陈百强的精彩演绎外,也和谭国基紧锣密鼓的商业推广密不可分。谭国基对陈百强充满信心,他趁热打铁,亲自投资搞了一间创艺影业公司,其创业作是《失业生》,男主角依然是陈百强。


和《喝采》一样,这个仍旧是描写学生类型的电影,角色定位符合其自身的气质,没有甚大的突破。电影里面的陈百强着干净的白衬衫,最美的年华绽放着最美的笑靥,自弹自唱的唯美镜头令人心动。这部电影公映后,再次受到广大青年影迷欢迎。谭国基的安排和策略辅助陈百强成功,陈百强自身也非常努力,他靠着天赋和聪慧,以及对艺术天生的热爱和独特的感受,事业之初取得成功,是必然的。 只是谭国基处处操纵他的窒息感觉,唯有他自知。


后来,陈百强解约了谭国基,靠着自己的实力和艺术感觉,单枪匹马地闯荡娱乐圈。他曾经发自肺腑地表达出自己的内心:过去两部作品的剧本及角色(《喝采》和《失业生》),我本人一点也不喜欢,奈何当时签有经理人(谭国基),两部戏均由他代接,而我又不能违抗经理人之命。他轻叹一口气,以前,我从未发现失去选片自由,是那么痛苦的一件事,所以,跟经理人合约结束之后,我促促松缚,不再与他续约。这是他后来拍摄电影《圣诞快乐》时的真实表述。


1983年,憧憬精神自由的陈百强欲与爸爸及外商投资开拍一部类似文艺爱情片《青青珊瑚岛》的电影。他内心的电影是一部很有灵气的现代年青人的电影,他希望能够展现出青年人的修养和温文的一面。至于导演方面他钟意于何藩,因为他所拍的电影很有美感。虽然这部电影因为种种原因并未成形,但他在艺术上渴望自由发展、不愿意受缚的心境可见一斑。


颜值笑值完美结合的《圣诞快乐》

1984年,是陈百强自由快乐的一年,无论在音乐还是电影上,他都呈现出焕然一新的感觉,这一年,他是喝一杯白开水都会笑出声来。



尝试改变歌路的陈百强推出了《百强84》粤语专辑。这张专辑,走比较时代节奏的曲风,是陈百强音乐作品中的仅见。从阳光的封面,到内里《创世纪》开天辟地的震撼,一个全新的陈百强带给人无限的动感惊喜。而电影方面,他加盟新艺城,首度尝试喜剧片,即《圣诞快乐》。这部电影调动了陈百强骨子里所有的搞笑元素,是其颜值和笑值完美结合的电影。


《圣诞快乐》是陈百强解约谭国基后自己选择的电影。没有了经理人的处处束缚,再加上和导演、合作的演员同事都相处的很好,参加《圣诞快乐》的演出,陈百强坦言比以前开心了许多。再加上影片本身的笑料元素,直接影响到他的笑细胞,所以戏里戏外陈百强的脸上都会洋溢着发自内心的笑容。这部戏,呈现出了不一样的搞笑版的陈百强,也是陈百强电影创作中的仅见。


《圣诞快乐》中当然不乏温情部分,当歌曲《等》的音律,慢慢的滑出,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在陈百强浅吟轻唱中化解消融。《等》是陈百强自己作的曲,他说,其实是在中环某一间琴行, 他在试琴时, 慢慢地按着按着键盘而作出来的。歌曲最后一段,他加入了假音的blues的和声,非常的有新意。他的音乐天赋在自己主演的电影中再一次熠熠生辉。




而陈百强那个时候非常喜欢科幻电影,他心中,外星人银翼杀手第三类接触,这3部电影可堪称为最佳杰作。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拍一部跟科幻相关的电影。他的英雄实际上是詹姆斯迪恩。詹姆斯迪恩的主流形象代表了他所处年代青年的反叛和浪漫,这也正符合当时陈百强的气质——不屈从于时代,引领潮流,又彰显自己不可复制的个性,却始终充满着浪漫的文艺感。


与德宝的几分钟的约会


1986年,陈百强邀请陈家瑛出任经理人,而且加盟了潘迪生的DMI唱片公司,同时他也成了DMI名下德宝电影公司的合约演员。


但签约德宝他只拍过两部电影:客串《八喜临门》,以及演出电影《秋天的童话》。他与德宝电影公司的交集可谓是几分钟的约会


他却在三年内,与潘迪生合作发行了六张音乐专辑,每一张都是精致用心之作,而且大多数都带着强烈的陈百强个人色彩。


如他所言:其实我不怎么喜欢拍戏的,除了是一班好朋友外,其他的戏,我没什么大兴趣。” 


即使这样,《八喜临门》里的阿强表哥的英俊潇洒是让人销魂的。《秋天的童话》里的Vincent也是史上最帅、最无辜的负心汉。


《秋天的童话》选角有一个桥段,导演张婉婷叙述,电影筹备前,希望找一个官骨仔仔、一望就知有钱的男星饰演Vincent一角,手足皆说:咁咪即係陈百强啰!所以,剧中角色Vincent的气质还是很符合陈百强本身的,但这个反而是他自己的一个遗憾


陈百强非常兴奋可以在这部戏里发挥演技,有机会投入更多感情戏。而追求完美的陈百强,在现场也总是回看拍摄效果,要求重拍以达到更好。——“记得有一次跟发仔演对手戏,两人配合剧情需要,各自下泪,怎料镜头OK时,街上的路人及那些外籍工作人员纷纷拍掌,欣赏我们演出投入。


在他心目中,《秋天的童话》是他遇到的最好的一个剧本,他甚至还希望能够拍摄其续集并担任角色。但他很可惜自己只是客串,而且自己的演出,中规中矩,比较遗憾的地方就是,角色一定规限他很斯文很尴尬,所以我自己看片时就比较觉得,我经常都是这么斯文,好闷啊,……甚至有很多人还鼓励我拍多点电影,我看看如何,如果有适合的剧本,我希望不要规限得我经常要这么斯文。太过乖仔形像,我就不太喜欢,希望有点特别。他希望突破自己。


负心汉的角色并不讨好,有人问他担心破坏形象吗?他表示没有所谓,日后遇上类似角色,亦会考虑接拍。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本来要作为《秋天的童话》主题曲的《梦呓》,最后成为遗珠之作。陈百强说,他是有一晚在家里的露台看到落叶,迸发出灵感,然后很快就作了《梦呓》这首歌。《梦呓》整体的流畅、朦胧、唯美,体现了他卓绝的音乐天赋。歌曲提交上去,导演等人发现,在电影里播这首歌的时候正是男女主角分离之时,而演唱此歌的是片中演负心汉的男配角,感觉不太适合,特别是在香港,大家都很熟悉陈百强于是建议这首歌让给别人唱。但由于陈百强坚持要自己唱这歌,所以,《梦呓》就没有出现在电影里。


后来在德宝公司出品的电影《最后胜利》里,纯音乐版的《梦呓》在几段男女主角煽情的片段中幽幽荡来。音乐的静谧感伤,很贴合片中所出现的氛围,只是曾志伟和李丽珍的组合在如此倾情的旋律中演绎的略肉麻。



念念不忘 却又触不可及

《秋天的童话》是陈百强的最后一部电影。



1987年,陈百强在《不解缘》专访中从自己的 “兴趣” 和“性格”方面深刻地解析了自己对电影的看法,一语中的:


“……我不知为何始终对电影的兴趣不大,与唱歌比较,相距很远 虽然过去亦曾演过电视剧,拍过电影,不过始终未能三方面兼顾,我想这可能与我的性格有很大关连。因为电影是一门很讲究分工的行业,缺少一个部门的合作便显得不完整。而我这个人却比较孤僻,有时很难与其他工作人员夹得来,故此在片厂不用埋位,我便不知如何是好,而且拍了那么多部电影,没有一部戏是自己真真正正喜欢的,所以我不想胡乱再接戏,除非自己喜欢那角色,而又有发觉很有发挥机会,否则我宁愿放多些时间在唱歌方面。” 


他宁缺毋滥,不会为了赚钱去拍戏,我的性格就是不会拼命搵钱,总而言之够使便行了”。很多电影斟洽他,但都是他不想拍的戏种,例如鬼片、胡闹喜剧片。他很真诚地说,自己不是演戏的材料,为此拣戏要谨慎,有得发挥才会接拍



1990年,已经三十而立的陈百强总结了他的三个大计, ()希望出张好碟! ()拍电影、()做生意。他专门把拍电影列于其中,当然音乐永远是第一位,做生意是退出娱乐圈要做的事情。他对自己的现在和未来规划的很透明。


当他预备暂别歌坛,仍旧热切希翼着如果遇到好的剧本,会再拍电影”,甚至已经开始斟洽拍摄。电影一直是他心中的念念不忘,即使暂停唱歌,他也憧憬着再拍一部自己心仪的好电影。


一直以来,他的电影产出并不多,这和他追求完美、宁缺毋滥的品质是分不开的,最重要的是他对唱歌的兴趣始终比电影大,他的音乐天赋始终胜过演技而且,他对自己的认知很透彻,知道自己深谙何道,不会为了名利金钱,而去做自己不擅长、不喜欢的事情。这才是陈百强之道。


如他在《一生何求》中所叙:没料到我所失的,竟已是我的所有。他也许在电影上所获不多,但他花费了一生的时间去做自己喜爱的音乐,而且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他的所有就是音乐。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

陈百强最喜欢的电影音乐是《时光倒流70年》里的主题曲,他曾经很浪漫地说过:只要我们有缘,迟早可以相见。


如果时光真的能倒流,

希望在某一个秋天,

站在纽约街角,

蓦地邂逅黑色风衣的陈百强,

正在望着提着行李箱的红姑,

脉脉地说出我想你

而我们会对他说什么呢?

也许只是这么远远望着他,

在光影氤氲外,

心悸动到自己可以听见,

轻轻地说出——丹尼,我们想你

然后悄悄地离开,

仿佛在他的世界里从未出现过。



《我的黑胶时代》已在 喜马拉雅FM 上线

可点击文章底部 阅读原文 收听更方便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收听喜马拉雅FM 上线节目


Copyright © 广东粤语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