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粤语音乐联盟

确认过眼神,张学友是社会人

大唐雷音寺2019-04-12 01:04:12

置顶大唐雷音寺

换个角度看世界


文|大唐雷音寺 小胖


4月7日,南昌敖某;5月5日,赣州刘某金;5月21日,嘉兴于某。张学友助攻警方完美地上演了逃犯落网三连击。这个从报纸娱乐版走向法治版的男人,莫非…是警察安插在娱乐圈的“卧底”!


面对“拼死”也要来到现场听自己演唱会的逃犯们,学友只能说:


7月,张学友将在洛阳举办演唱会。洛阳警方表示,已经做好准备……

一千个伤心的理由,

一千个伤心的理由,

最后在那人群中你被警察带走…


三场演唱会,三个逃犯落网。不禁要问:有那么多歌星开演唱会,可为啥总是张学友?

 

说实话,电影都不敢这么拍!


或许,用玄学的说法,这就是社会人之间的心灵感应吧。


学友,社会人的表情包


我是说,学友和社会人之间,有着说不清的千丝万缕的联系。

 

学友是带着社会人的符号长大的——不是小猪佩奇,而是右脸上的那道刀疤。

二年级的学友,和其他男孩子一样,怀揣着一个“古惑仔梦”。经常和小伙伴拿着刀枪棍棒在一起华山论剑,梦想着成为九龙扛把子。可谁知出师未捷身先死,堂哥一招五虎断门刀法,不偏不倚地劈在学友脸上。

 

倒霉的事儿还没完,据学友自己说,被送到医院后,还遇到个糊涂医生,没给他打麻药就直接上针线,学友当即疼晕过去。

 

或许从那儿以后,不到十岁的学友打消了心中刀尖舔血的“古惑仔梦”,可那长长的刀疤,却永远停留在他的脸上。

 

这注定了学友一辈子当不了偶像派。

 

是的,四大天王中,论长得帅,怎么也轮不到学友;正如论唱歌,怎么也轮不到那仨儿一样。

 

香港导演在选角色定位上,拿捏的不是一般二般的精准,他们有人窥视到了学友天籁之音背后的社会人灵魂。

 

在学友的荧屏生涯中,几乎都是类似于“社会人”的角色。

 

这几年网上流行的表情包,是1989年电影《旺角卡门》中的乌蝇一角。华哥身边的一个赴死的小弟。凭借这个角色,学友夺得了当年金像奖最佳男配。他是四大天王中,第一个染指金像奖的。

你还别说,我在自己的内存里匹配了很久,真想不出还有谁能把乌蝇这个收保护费的小混混形象演的比学友还入木三分的。


那个玩世不恭,不屑一顾,放浪不羁,幼稚可笑,唯我独秀的表情,没SEI了。

 

纵观学友的荧幕角色,几乎没啥正经的形象,都很社会。

 

《江湖》中的左手哥。出场自带的霸气,完全压倒华仔和曾志伟。哎,没在黑道混个杠把子真是太可惜了。


《太子传说》中,杀人不眨眼的黑帮太子。



《喋血街头》中,饰演一个为了兄弟能上刀山下油锅的亡命徒。 



《亚飞阿基》中,和梁朝伟一起演一对在黑社会摸爬滚打20多年,到处骗吃骗喝骗炮打的小混混。



《笑傲江湖》里,那个阴险狡诈,反复无常的太监欧阳全。



《咖喱辣椒》痞里痞气的小警察,扔掉警察证,完全就是一个古惑仔。



《倩女幽魂》系列中,演一个武功不咋滴的驱鬼道士。



《三个鸳鸯一张床》里,他是一个放着美女不好好泡,专门收高利贷的小混混。



《黑雪》里,死都戒不了毒的烂仔。



《东成西就》中操着一口河南话,苦恋表妹的乞丐洪七公。



几年前的《赤道》中,还扎扎实实演了一个人面兽心的幕后大魔头。 



总算赶上一部文艺片《男人四十》,捡到一个正正经经的中学老师的角色,还差点出轨了自己的女学生。


试问,这样的学友,社会不社会?

 

潮起潮落中安排人生

 

作为社会人,就要承受社会的大风大浪,就要学会在潮起潮落中安排人生。

 

长相不出众,家庭贫寒到要早早出来打工,还有嗜赌如命的爹和哥哥,学友想在群星璀璨的香港打出自己的地盘,着实不易。


他能靠什么呢?

 

只能靠天赋和努力。

 

天才就是1%的灵感加上99%的汗水。不好意思,被老师偷偷擦掉的爱迪生名言的后半句是:但没有这1%的灵感那99%的汗水也是徒劳。

 

相声界的扛把子郭德纲表示附议:说相声只有会与不会,90%靠的是天赋。没有那天赋,你再怎么努力,那也还是不会。

 

1984年,学友已经23岁,却还没受过音乐专业训练。不料想,他用一曲《大地恩情》震撼了观众和评委,获得首届香港十八区业余歌唱大赛冠军。宝丽金立刻将其签至门下。当时香港行内人一致认为,学友接棒华语歌坛只是时间的问题。

1985年4月,学友的个人首张粤语专辑《Smile》,在香港地区的销量就高达20万张。


接着,学友一推杆,挂上了6档,唱着《遥远的她》、《太阳星辰》  奔驰在歌坛的上坡路上。他的名字和歌曲开始在十大劲歌金曲奖以及十大中文金曲奖中频频出现。

1987年8月1日至8月6日,学友在香港红馆连办6场演唱会。红到发烫的学友,让整个华语乐坛,都为之一颤。

洪金宝都跑来带着他一起,拍下了学友人生中第一部电影《霹雳大喇叭》。电影之路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可就当他感觉“没有什么歌,自己唱不了”时,他突然发现,马力跟不上了。接连发出去的几张唱片,如同掉入大海的雨滴,听不见反响。最低的销量,只有两万张。如此的高开低走,让那些对他有着无限期望的歌迷和香港业内人士,纷纷投来了由热情到冷漠的目光和口水。


聚光灯、合约突然散去,学友根本接受不了这样的巨大落差。本以为自己越来越接近人生巅峰,可回头一望,巅峰已在身后十万里。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社会人张学友,虽已经放下了筛盅,但是从没扔下过酒瓶子。

 

很长一段时间里,学友都是抱着酒瓶子入睡的。当时他酗酒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一个礼拜要醉酒五次。可能上一秒刚拍了一个吻戏,下一秒片场间歇期,他已扶着墙喷涌而出。在他的一些早期影片中,多少都能看出他脸上微醺的模样。 

他因为醉酒闹出的负面消息,经常成为香港媒体的头版头条。


影响最恶劣的是在1988年10月2日,歌坛大姐大梅艳芳举办生日宴会,请来了各界名流欢聚一堂,学友赫然在列。可就在当天的宴席上,有人醉酒后开始到处投掷蛋糕。


要知道,这可是香港社会名流的生日宴会,梅姐一件晚礼服的租金就够咱们喝一个月的酒,而当时的学友正好被拍到穿着雨衣意欲涂抹梅姐。

次日,张学友成了整个香港娱乐媒体口诛笔伐对象。虽然他不一定是那个带头的人。

 

一个艺人形象,就此跌倒了谷底。渐渐的,学友对在街上被路人骂很难听的脏话变得习以为常。对在台上被观众往下轰、喝倒彩,已麻木不仁。继续抱着他的酒瓶,夜夜入醉。

世上之所以有谎言,是因为有人愿意享受谎言的美。世上之所以有酒,是因为有人情愿在酒精的飘渺中沉醉。

 

学友说,他知道别人都在怎么说自己,他想逃避,让自己每日昏昏沉沉,不去听不去想。可是,酒精的麻醉,反而让他更加清醒,更加清醒的知道,那些整天围着他转的人,在他背后是什么样的嘴脸。

 

相恋几年的女友罗美薇对这个男人差不多绝望了。要知道,罗美薇当初也是当红花旦,她没有在学友跌入低谷时转身离去,但她不能看着他继续如此的社会下去。

她走了,真的走了。走时留下一句话:除非,你戒酒。


后来在一个朋友结婚宴会上,学友又醉了。把酒洒满了饭店的地板,朋友只好乖乖赔钱。就在同一年,这位办事效率很高的朋友又办了儿子的满月酒,醉酒的学友如同自己儿子过满月,到各个宾客席位上乐呵呵地敬酒。


会不会有宾客心里都在疑惑:这儿子到底是谁的?

 

第二天醒来,在电话中,学友问那位朋友:“昨天我…又怎么了……”

 

朋友回答说:“没事。”

 

沉默了少许。


学友对这位朋友说,对你发誓,四十岁之前,我不再碰酒。

 

社会人的回头


学友真的做到了。

 

从此,学友真真正正的认知到,自己不能再做社会人,而应该是一个音乐人。他开始重新认真思考,为什么大家不喜欢我的歌,什么歌大家喜欢,我应该唱什么歌?

 

当一个浪子决定回头时,命运也会对他微笑。

 

罗美薇回到了他身边。


80年代末,香港歌坛突然迎来了巨星们急流勇退的高潮。林子祥、梅艳芳、谭咏麟、张国荣等相继退出香港音乐颁奖礼,张学友一跃成为宝丽金的头牌。

 

1992年,学友发行的粤语专辑《真情流露》在香港地区销量45万张,其中有9首歌曲登上香港音乐流行榜。

 

《分手总要在雨天》获得十大劲歌金曲金奖;

《相思风雨中》获得“最受欢迎男女合唱曲奖”;

《暗恋你》获得IFPI国际歌曲大奖;

张学友凭借该专辑获得香港艺术家年奖流行音乐男歌手奖。

 

许冠杰留下的歌神称号,也正式被冠在了学友的头上。

 

正是这一年,重回高地的他,同风头正盛的刘德华、黎明、郭富城,齐齐奉王。四大天王一统天下的时代,正式拉开帷幕。


92年,大陆的改革开放之火,照映了五湖四海。早就想北上的四大天王,于93年在央视的舞台同台演唱《青春舞曲》。这是一段极其珍贵的记忆。在我的印象中,四大天王在大陆同演,只有两次。


1993这一年,对学友来说真是个特别的年份。


《吻别》诞生了。

该专辑的年度销量超过400万张,不仅在华语地区交出了无懈可击的成绩,更是一度占据了北美音乐排行榜的第二的位置。排在他前面的那个人是,迈克尔·杰克逊。


同年,学友举办个人首次世界巡回演唱会;

 

年底,他发行了国语专辑《祝福》;

 

学友知道,能回到岸上,不光是自己这个浪子的一个回头,更要感谢自己妻子的鞭策。所以有了《一路上有你》(《分手总在雨天》国语版)。

当然,上岸是上岸了,但学友也忘不了社会人的日子。动不动就来一首激情四射的《饿狼传说》或是《女人心》。

在后来的日子里,音乐人张学友,欲将自己在音乐上力量无限释放。97年创作音乐剧《雪狼湖》,粤语版、国语版、英文版,在全球轰炸。创造了华语音乐剧界一个不小的奇迹。

2005年,学友和陈可辛合作了音乐电影《如果·爱》。

如今,57岁的学友,已将“A CLASSIC TOUR 学友.经典世界巡回演唱会”进行到了第160+场,这已经创造了纪录,并且还继续进行中。所以我相信,还有会有贼落网。

 

学友说,每次演唱会前,每一个环节,每一个设备,甚至每一个乐器,他都要亲自过一遍。

 

“学友,为什么把自己搞得那么累?”

 

“因为,没人比我更懂这些。”

 

这句话让人顿时想起,当年火极一时的《我是歌手》希望请歌神张学友参加,可学友一口回绝了。并霸气的给了一句,“我不知道,他们(评委)懂不懂我在做什么!”

 

社会,社会!

 

学友没有成为社会人的扛把子,但已然成了华语流行音乐界的扛把子。

 

华语乐坛和中国警方共同感谢你!


57岁的“社会人”张学友,为你送上你的那首祝福。



请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给我们打赏

大唐雷音寺已经入驻以下平台

更多精彩内容等你发现


这是第825次推送,Dong  Dong  Dong……


点击阅读原文或识别下图二维码,原浆枸杞汁带回家

Copyright © 广东粤语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