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粤语音乐联盟

你还是个孩子

大苏老师的时光雕刻2020-03-30 06:34:51



        “无论多么坚强,父母眼里我依旧是孩子”,拍摄于去年春天的深圳宝安国际机场。人在旅途,都会被这句话一瞬间击中。


        温暖和感动暂且放下,这里,我们从另一个维度来思考。

        

        我小的时候,农村没有幼儿园,甚至没有学前班,不到六岁就直接上了一年级,妈妈的话一直铭记:你比同班的孩子都小一些,不要去和他们打打闹闹,你搞不赢他们的!


       于是,“小”的意识伴随了我的成长,被照顾成了思维定式,以至于谈恋爱约会,都不懂得女孩子最欣赏男人掏钱的动作——慷慨地“刷我的卡”。


        红极一时的阿杜有一首歌《他一定很爱你》里唱:”他一定很爱你,比我会讨好你,不会像我这样的孩子气,为难着你!“大概是唱了失恋的伤感吧,这样看起来,你失恋是迟早的事,谁会喜欢一个男人”孩子气“?真是活该!


        好在我觉醒比较快,后来就成长了,所以没失恋。但是,却深知潜伏在性格深处的怯懦和优柔寡断,难以改变。




        心理学家说,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个小孩。


        有一种冷,叫做你妈觉得冷。父爱母爱伟大,不可否认,但是正是诸如此类的因素,因为我小的时候没有被温柔地对待,因为我小的时候受过伤害,所以我拼了老命也不能让我的孩子再受到这样的伤害。


        于是,只是你心里的小孩在作怪,你却把这种情感投射到了你的孩子身上,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孩子逐渐难以承受,要么成为长不大的“巨婴”,要么表现出强烈的叛逆。


        面对孩子的受伤,父母表现出的承受力,很大程度上能反映出父母的自身心理问题。曾经在很多场合做过一个调查:

        从小到大,有没有人没受过伤的?没有。

        进一步说:有没有脸上从没受过伤的?

        有少数人说有,后来问起这道小疤怎么回事,那个小坑怎么回事,这才回忆起来,原来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即便是脸上,成长过程中多多少少都有伤。绝对没有的,豌豆公主?上面的图片是我儿子在幼儿园时,脸上被小朋友抓伤,但是他照样玩得不亦乐乎,我们没有强化那种被伤害感,儿子现在脸上还有一道淡淡的痕迹,但他很顺利地成长,没有因为这道微不足道的疤带来自卑感。


        有的人伤得厉害得多,最后仍不妨碍成为大明星的,如:




        可以明显地看到张学友脸上的那道疤。


        心理上的疤比起身体上的疤,要严重太多了!


        但是父母们难以释怀,尤其是涉及到别人有责任的时候,于是,过度保护就产生了。



        一位舞蹈界的朋友说:现在寻找动舞蹈苗子似乎越来越难,拉到跑道上一看,连跑步动作协调的都不多。


        城市的孩子活动范围就那么大,房子那么小,哪来的广阔天地跑跳?学校受到应试的影响,体育课一再压缩,肥胖和瘦弱,发育不良的孩子处处可见。


        去年在朋友家小住,带着孩子沿着河岸行走,遇坡爬坡,逢坎跳坎,孩子们玩得非常愉快,他们学会了攀爬,学会了从高处跃下,怎样保持平衡,怎样缓冲跳下的力道。即便是划伤了手,踩脏了鞋,也是值得的。


         人本来就是自然界的动物,过度圈养是一定会退化的。




        身边还有朋友,成家立业,事业有成,在事业发展上想要做出比较重大的改变时,居然最大的阻力还是来自于——父母。


        我们在父母眼里还是孩子?


        你的孩子在你的眼里也永远是孩子?




         但是,如果你想你的孩子真正成长为独立“人”,就请你停止操纵,控制自己的内心小孩,放开你的原本是想搀扶却成为牵绊的双手吧!





用心感受生活,

用文字雕刻时光,

原创是一种力量。

这个城市里还有一个与大苏老师一样有态度有情怀的幼教机构,名字叫做新芽。

Copyright © 广东粤语音乐联盟@2017